行业动态

广收门徒自建银行2000年浙江温岭市最大黑帮覆灭始末

点击:3 时间:2022-11-19

  2001年4月26日,浙江黑社会头目张畏被执行死刑,这标志着当时浙江省最大的黑帮团伙覆灭。

  在之后的时间里,他越做越大,不仅通过诈骗的方式赚来了自己的“第一桶金”,还竟自建银行。

  除此之外,为了扩大势力,称霸一方,聚敛更多的资产,他以提供经济资助吸收企业员工为名,吸收了大量的流氓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了特大黑社会团伙。

  之后,在他的指挥下,该黑社会团伙以暴力手段危害社会,祸害群众,几乎到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

  而讽刺的是,当他被警方抓住那一刻,顿时瘫软了下来,吓得不得了,甚至还掉了几滴眼泪。

  他们开办了一个所谓的废金属再生利用厂,张畏摇身一变,成为了该厂的法人代表。

  此时的两人大吹特吹,竟说他们已经与俄罗斯的军工企业接上了头,每年的收入就有上亿元。

  最终在他们吹破大天的谎言下,在极其优惠的条件下,在温岭市成立了“现代实业有限公司”,并编造了月产值1.6个亿,年利税过亿的神话。

  后来,为了壮大实力,他们以当地投资不如上海好为由,又到上海分别注册了两个公司,谎称经营的还是金属钯。

  之后,张畏和另一位“吹牛大王”王秀方联手,共注册成立了50家空壳公司,注册资金高达5亿2,800万元,号称年产值达40个亿。

  为了制造人多势大的假象,在取钱时,他们让一群彪形大汉在银行一字排开,取完钱后一麻袋一麻袋地往车上搬。

  为了显示自己的公司资金雄厚,他们有时在银行存钱时,一次就用车拉上几千万的现金到银行。

  但是不得不说,这帮骗子不仅有骗术,还有胆量,最后经过各种运作,最后真的竟然办起了一家能办理信贷业务结算业务的银行——温岭市城市信用社东海储蓄所。

  他们以高额利息为诱饵,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好几个亿,之后再将非法吸收的这些存款分别以贷款的形式贷给自己所注册的那些空壳公司。

  从1995年初,张畏便以提供经济资助吸收企业员工为名,或以重金,或以亲戚朋友老乡同学等关系介绍,大量网罗门徒。

  鉴于当时张畏开出的优厚工资条件,当时温岭及周边一带的流氓纷纷投到他的门下,迅速形成了一个特大的黑帮团伙。

  当时,张畏对这些人的管理特别严格,规定他们不许随便外出,并且做到随叫随到。

  这个黑帮团伙在张畏的指挥下,无恶不作,他们以暴力的手段危害社会,祸害群众,最后几乎到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地步。

  1996年10月15日,张畏的连襟驾驶桑塔纳轿车在路上与一辆面包车相撞,双方很快发生争执。

  当民警赶到事发现场劝解时,张畏接到电话,随即派一伙打手到达现场,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将民警打成脑震荡。

  1998年,该黑帮团伙中的一名成员在歌舞厅无故殴打女服务员,该歌舞厅老板当即对其进行了指责。

  作为黑帮团伙的头目之一的王秀方知道之后,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就带了几十个打手乘车来到歌舞厅。

  他们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导致歌舞厅的工作人员和在场的群众数十人受伤。

  姚建军在短短几天内,率打手多人,两次冲进陶刚正的岳父陈友才家,殴打陶刚正夫妇,并将陈友才夫妇砍伤。

  1999年2月11日,张畏团伙成员杨才德、郭海华等人手持钢刀在陶某的鞋厂等候,一见到陶某走出大门,冲上去一阵猛砍。

  陶某被砍得浑身是血,拼命往厂里跑。现场有群众张瑞华、林海斌等人见此情形,气愤不过,追捕杨才德。

  结果,张瑞华被郭海华用尖刀刺中心脏,大出血死亡,林海斌被捅致肝右叶破裂。

  当时,张畏黑帮团伙横行地方,为了慑服群众,他们稍有不如意,就夺人性命,伤人身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除此之外,为了凸显自己的实力,他们买入几十辆像劳斯莱斯、宝马、奔驰等这样的名车,在城市里招摇过市,耀武扬威。

  三、如此残忍的黑帮头目,见到抓他的警察,竟顿时瘫软了下来,目光里全是恐惧

  张畏一伙的行径,早已激起了当地百姓的愤怒,他们不断向各级司法机关反映该黑帮团伙的恶行,有的还直接向公安部进行了反映。

  1998年初,浙江省公安厅接到公安部转来的群众来信,以及公安部领导要求立案侦查张畏、王秀方犯罪事实的批示。

  对此,省公安厅高度重视,并于1998年3月23日正式对张畏、王秀方立案侦查。

  1999年4月26日,公安部领导亲自批示,要求专案组开始收网,对该黑帮团伙,一网打尽。

  此时的张畏坐着保镖驾驶的武警牌照的宝马轿车,正准备从宾馆回到他的千万豪宅里。

  没想到的是,当他的座驾刚行驶了700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就被三辆轿车三面夹住。

  此时的张畏显得非常地愤怒,因为在他认为,最起码在温岭这个地方,是没人敢拦他的车的。

  但就在此时,他的车门突然被几个人打开,此时坐在车上的张畏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人一把拉了下来,然后双手反扣,被立即塞进了另一辆车上。

  而正当浙江警方派出大批警力进行侦查之时,受到了两位团伙头目亲属们的干扰,警方受到的阻力不小。

  原来,就在浙江警方成立专案组并开展秘密侦查后,二人既通过“内线”得到了消息。

  得到消息之后,二人迅速行动,王秀方还专门斥巨资在黑市上为两家的家属共6口人购买了假护照,准备随时出逃。

  当时二人非常谨慎,随时都在保持联系,但此时的他们心里还是抱有侥幸心理,并没有立即出逃,而是一直在观察。

  1999年5月2日晚,张畏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被捕,而此时的王秀方正在和别人打麻将。

  当天夜里,王秀方多次和张畏联系,但张家的电话总是占线,而张畏的手机也一直关机。

  而此时早已跟在他后面的便衣警察发现他下了车,便走到他的车前,想把他的车开走。

  当王秀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知道警察在抓他,随即向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跑去,因此而摆脱了警察的追捕。

  躲了几天之后,当他得知张畏很可能是被便衣抓走了以后,随即跑到了乐清市,之后又逃到了上海。

  当时,王秀方逃到上海之后,反侦查能力特别强,他先后购买了六七个手机号码交替使用,除此之外他还居无定所,经常更换住宿场所。

  但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警方的缜密侦查下,最终查明了王秀方的居住点。

  7月23日晚,在上海警方的协助下,抓捕人员迅速行动,在王秀方的藏身地,将其一举抓获。

  之后,为了抓捕黑帮团伙的其他成员,专案组抽调几百名警力,辗转21个省市,行程10万公里,终于在2000年11月初,将该犯罪团伙的其他成员尽数抓住。

  四、执行死刑前,流露出对人生的无限眷恋的黑帮首恶,说了这样一句线日,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张畏等32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

  当天上午8点,宁波市凤凰剧院坐满了人,此时剧场外还聚集了上千名的围观群众。

  值得一提的是,审判长宣布判决他死刑的时候,这位曾经风光无限,不可一世的黑帮首恶额头和鼻尖上竟然冒出了一层细汗。

  临行前的当天清晨,这个哭了一夜,对人生流露出无限眷恋的黑帮首恶,向宁波市看守所的干警说了这样一句话,他说:

  当天上午8时45分,几名武警给张畏卸下了手铐,而此时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我很想见女儿,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女儿很可爱,11岁了,读小学。”

  说完这些,他拿着女儿的照片给身旁的武警看,然后又拿起笔在照片的背后写了这样一句话:

  “女儿:听爷爷奶奶的话,不要走爸爸的路,好好读书,好好做人,爸爸就放心了。你的路还很长,你要做一个正直的人。”

  2001年4月26日下午4时25分,随着一声枪响,张畏终于走完了他罪恶的一生。

  但是,为了自己却不把别人的家和生命当回事,而自己最后得来的最终是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