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香港8所大学通识教育教材由美国务院驻港机构垄断

点击:3 时间:2022-11-18

  【原标题:记者探访“港独党”注册地 香港提出“反港独法”】

  “港独”势力在英国正式注册成立“香港独立党”最新一期香港《紫荆》杂志1日的报道震动了香港内外。据称“港独党”这种做法是仿效“”,在海外收取政治献金并将其汇回香港支持“港独”行动,而“港独党”下一步计划到美国注册成党,准备“大干一场”。近些年,“港独”思想和势力不断滋生、分蘖,它们或以“要民主自由”的面目出现,或者在游行中打出港英的旗帜,现在冒出来赤裸裸的“港独”政党,表明“港独”正式跳出水面。香港各界对这股势力也越来越警惕。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港独”绝无可能,但如果任“港独”发展,将可能造成香港动荡,其祸害香港、阻碍香港发展已是现实的危险。北京大学学者印红标2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如果说“港独”是“以卵击石”,那么,香港要提防被居心叵测者当作“击石之卵”。

  “港独分子勾结外国势力近日再有大动作!”香港时政杂志《紫荆》1日称,在香港,岭南大学助理教授陈云被认为是“港独”势力的核心,他因为撰写鼓吹“港独”的《香港城邦论》一书而被称为“港独教父”。在“占中”行动后,陈云改变策略,声称要采取“更有智力含量”的手段,包括指使支持者在美英注册成立“香港独立党”。报道称,英国选举委员会有关确认“港独党”注册的回函已于3月10日送达相关人士手中。其中“港独党”党首、秘书和信托人据悉都是陈云的“城邦系的门徒”。

  根据“香港独立党”在英国选举委员会网站上的注册信息,《环球时报》记者2日下午来到离伦敦金融城不远的一处高层建筑。记者走访这一地址时发现,该地址是一家虚拟办公室公司。该公司职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香港独立党”只是他们的客户之一,他们负责为其提供公司注册地址,以及收发信件,其他的就不太清楚了。

  英国选举委员会新闻官梅根菲利普斯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称,“香港独立党”确实是在该委员会成功注册的政党,注册日期是2015年2月27日。菲利普斯表示,选举委员会并不要求政党人员常驻英国,该党只要所收取的捐赠符合《2000年政党、选举及全民投票法令》的规定就行。政党需要检查每一笔捐赠是否合法并将其记录在案,在某些情况下向选举委员会汇报。

  《环球时报》驻英国另一名记者则了解到,虽然选举委员会是独立机构,但向英国议会负责。选举委员会一名人士对记者说,该委员会不限制政党申请人的背景,但也会定期做出评估,看是否需要终止“不合格”的政党运作。记者追问哪些算“不合格”,该人士没有具体说明,但他说,审核指标中的重点“就是要看注册政党是否对所属国家和地区发展起积极作用”。此前,英国议会曾欲通过入境或“传召”香港特首等“调查香港”,均被中国拒绝。尽管如此,英国议会3月6日仍发布报告称“香港自由和自治日益受限”。因此,该委员会所称“积极作用”到底指什么不难明白。

  《紫荆》引述消息人士的话称,“港独”分子之所以选择在外国注册成立“港独党”,是仿效“”做法,“当初到海外宣扬没人理会,于是在欧美等地成立分会,靠这些分会的活动运作不断获取政治献金,扩大了影响”。报道称,由于香港目前并没有制定“政党法”,所有活跃于社会的政党都是以公司名义注册。只要在国外成立合法的政党便能收取资助,并可以将资助转汇到香港的对应机构或公司。消息称,“港独党”下一步计划到美国注册,“如果顺利,可能会在今年年中成事”,这些都是为日后在香港成立“港独党”做准备。有“港独”分子叫嚣,“有了正式的党组织,未来就可以大干一场了。”

  “香港社会滋生港独情绪和思潮,反对派中出现鼓吹港独的激进团体,是近几年的事。目前,尚未形成反对派主流,也未取得可观民意支持,但若不坚决予以遏制,则可能扩张。”香港《大公报》2日这样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媒体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以往“港独”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自从去年以来,“港独”势力越来越公开化和具体化,出现支持“港独”的具体行动。如今“港独”不但有完整的理论,有行动支持,更成立了组织,这是亮起的一个红灯,是非常危险的信号。

  《大公报》1日称,由香港最大教师工会教协主办、香港公共图书馆协办的“中学生好书龙虎榜”活动,候选书目中竟然有宣传“港独”的书籍《香港城邦论Ⅱ光复本土》。香港教联会会长黄均瑜批评称,《香港城邦论》鼓吹香港“独立自决”,宣扬“香港脱离中国”。教协此举“包藏祸心”,将令“港独”思想入侵中学校园。

  香港《新报》2日称,去年在“占中”行动担任主导角色的学联近日换届,新一届学联以“命运自主”为纲领,新任秘书长罗冠聪否认“命运自主”等同“港独”,他声言“命运自主可以是经济上或政治上的自主”。但他同时称,“港独可能是命运自主的其中一个方向”。

  有匿名香港法律人士对《环球时报》称,在香港,有关“反独”的法律还是一个空白,因此陈云等人宣传“实质港独”的“城邦论”,以及从事“港独”活动,目前并不违法,除非是发生暴力行为才涉及违法。香港时事评论员刘乃强痛心地对《环球时报》称,对“港独”升级,香港没有什么有效应对措施,因此导致“港独”坐大。他说,面对“港独”势力猖狂,不能“口硬手软”,要真正拿出手段来打击“港独”。

  香港《星岛日报》2日称,由38名香港大律师和律师组成的中澳法学交流基金会1日访问北京。基金会执委会主席马恩国表示,基金会执委会已向港澳办和基本法委员会提交《反“港独”法》草案,内容是把“分裂国家”等行为以及资助上述行为都视为犯罪。

  北京大学学者印红标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西方纵容“港独”建党,“港独”分子也把外国当作庇护所。他说,香港没有“独立”的可能性,英美对此都很清楚。西方某些势力明知“港独”不会成气候,但企图让中国不得安宁;“港独”则期望从外国得到某些好处。

  实际上,从“占中”以来,香港媒体不断传出外国势力鼓动“港独”的消息。香港《文汇报》2日报道,有市民日前在网上曝光了反对派“公民党”2009年与接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国际民主研究院(NDI)”人士讨论“五区公投”研讨会录像片段,并指这是外国势力干预港事的实证。

  《紫荆》杂志1日称,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跨两院议员去年11月提出“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要求总统对香港的自治程度做出评估。该法案被认为是类似《与台湾关系法》的“法律武器”。报道称,美国国会可能趁港府于五六月向立法会提交政改方案期间通过该法案。与此同时,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全球人权小组主席史密斯正在着手创建一个国会“香港小组”,以监督香港人权问题。这些“一方面是向中国政府施压,另一方面则是替反对派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

  对于“港独”势力与外部势力勾结,刘乃强对《环球时报》表示,回归以来,香港最大的失误在于教育上没有去殖民化。香港8所大学的通识教育教材竟然都是由美国国务院富布莱特计划下的“港美中心”垄断,现“港美中心”主任还是美外交官退休过来的。

  印红标对《环球时报》说,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香港独立”绝对无可能,但在当前的情势下,“港独”离间香港与内地关系却是现实的危险;阻止中国发展做不到,但给中国制造麻烦,造成香港动荡却是现实的危险。他说,从中央、特区政府到香港社会,都应对“港独”保持高度警惕,采取必要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