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段永平门徒走向分岔路:OPPO陈明永激进向右vivo沈炜保守向左

点击:4 时间:2022-11-17

  手机厂商的竞争从软件“卷”至硬件,又从硬件“卷”回软件。这一次,vivo又比同门兄弟OPPO慢了一步。

  自今年8月OPPO在开发者大会上发布潘塔纳尔跨端系统,业界一直期盼vivo跟进。但近日的vivo开发者大会上,vivo依然把重头戏留给手机操作系统升级。vivo相关负责人仅在媒体问及是否对标其他厂商推出国产化操作系统及建设生态时,才谨慎地提到vivo正预研自己的商业操作系统,希望明年可以面世。

  随着手机硬件销量增速减缓,操作系统优化再次成为行业竞争焦点。手机操作系统外,厂商希望以一个新的跨端系统解决手机与其他电子产品的互联互通问题。这关乎手机进入存量市场后,能否以另一种形态、定位继续存在,成为物联网时代的核心产品。

  华为鸿蒙之后,OPPO最早推出潘塔纳尔,该系统向业界开放,有开源准备,野心颇大;荣耀表示,今年11月底,其也将推出Magic OS,实现服务跨设备、系统、应用无缝流转。

  vivo或于明年推出的商业操作系统会是何形态,vivo相关负责人未给时代周报记者明确回复。可以明确的是,在新系统推进上,vivo继续秉持谨慎态度,宁可走在对手之后。

  面向新风口,风格曾如此相近的两大手机厂商掌舵人,表现出不同的判断。同为段永平步步高系门徒,OPPO愈发明显的激进风格与vivo的谨慎做派形成鲜明对比。

  凭借硬件升级,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手机厂商们获得高速增长。然而今年这一情况已发生改变。

  2021年年底开始,国内手机厂商以推出折叠屏、搭载自研芯片等方式进行产品升级,但今年来手机终端市场的销量表现却难言乐观。

  “手机行业已是非常成熟的行业,厂商彼此很难拉开大的技术差距。尤其是OPPO、vivo、小米和荣耀4家,硬件上的供应链解决方案大差不差。”谈及今年三季度国内手机市场的疲软状态及厂商路径差异,IDC中国高级分析师郭天翔向时代周报记者如此表示。

  8月底,OPPO更新了手机操作系统Color OS 13,回应了“杀后台”与操作流畅度之间的痼疾,通过一个超算平台实现芯片指令级精准调度,让高优先级任务并行,保障长时间流畅;vivo在近日开发者大会上发布的Origin 3则将系统资源优先调度至前台以保证算力,再以原地复活机制,使“被杀”后台应用再启动时能回到原本状态和进度。

  “两者机制可能不一样,但都是以流畅为目的。”一名IT从业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手机厂商此轮升级力度不算小,以OPPO的超算平台为例,其指令级优化与芯片有关,涉及芯片核结构,属于较底层的技术优化。vivo Origin OS 3关于流畅度的提升也触及底层技术,发布前,已有科技博主爆料新系统“玩命打磨底层,流畅抗老化可比肩鸿蒙”。

  如果说着力打磨手机操作系统是基于深耕手机赛道、守住用户基本盘,那么做跨端系统或操作系统则是基于完全不同的考虑。站在未来的视角看现在,今年可能是手机厂商开始“摒弃”手机固有形态、通过跨端系统迈向万物互联时代的元年。

  “厂商差异化已更多在软件层面体现,如荣耀即将发布的Magic OS一定程度上起到启示作用,即未来行业在软件上投入较大,希望通过系统实现多终端互联。” 郭天翔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此方面,除去早早发布全场景操作系统鸿蒙的华为,走得最快的便属OPPO,今年8月底,其拿出定位为“中间件”的智慧跨端系统潘塔纳尔。该系统作为Color OS的一部分,将跨终端能力及智能服务流转能力赋予Color OS。

  荣耀的类似动作则是打造基于Windows、安卓、Lite OS的全场景操作系统Magic OS,该系统计划在11月底发布,寻求跨设备协同。vivo在此方面稍显犹豫,是主流手机厂商中唯一一家,目前还不确定是否及如何入局的企业。

  打造跨端系统是手机厂商们的唯一选择吗?这或许取决于厂商们对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判断。

  进入万物互联时代,手机原有形态是否将发生改变?有人说,手机也可能重走电视行业的发展路径,在新兴产品的替代下永久地衰落。

  在此背景下,要继续深耕手机赛道、打磨底层技术,还是及时改变策略,布局更多硬件产品并以跨端系统连接万物,厂商需要做出选择。更聚焦手机赛道的vivo和更坚决横向拓展的OPPO,就此或许将走向不同方向。

  同为段永平门生,OPPO创始人陈明永和vivo创始人沈炜的发展理念近年变得愈发不同,这不仅仅体现在跨端系统方面。两者一快一慢、一激进一谨慎的作风,早已融入企业发展之中。

  创业之初,二人的风格也曾十分相像,包括相近时间进入手机行业、以音乐手机打开市场、大举铺线下渠道、铺天盖地广告宣传等。发展过程中,二人始终秉持段永平的“本分”原则。

  然而近年来,双方似乎开始朝着不同的方向调整,不像的地方越来越多,OPPO越来越偏向激进,vivo则保持谨慎。

  从部分代表产品推出时间线看,近年两家一前一后发布同类新品的案例越来越多。2018年OPPO发布水滴屏R17,不久后vivo推出水滴屏X23。有媒体统计,2018年OPPO发布蓝牙耳机O-Free、2021年发布折叠屏手机Find N,vivo均在次年跟进推出同品类。

  在部分投入高、回报周期长的项目上,双方一快一慢的发展策略体现得更为明显。

  芯片自研是一个颇为明显的案例。陈明永于2021年表示,OPPO会持续投入资源,用几千人团队做自研芯片。从OPPO放出的芯片相关职位看,未来其若造SoC(系统级)芯片并不意外。

  vivo的考虑则谨慎许多。vivo执行副总裁胡柏山透露,vivo首款芯片V1投入超300人研发团队打造。胡柏山接受采访时还明确,SoC投入很大也难带来差异化优势,vivo暂时不会介入。

  体现在面向物联网时代的布局上,不论是跨端系统还是loT(物联网)产品,“OV”同样一快一慢,OPPO更愿意冲在前头。

  早在2019年,陈明永便在未来科技大会上称,未来不仅是OPPO,整个行业将不会再有纯粹意义上的手机企业。OPPO早就不是一家手机公司,而将在万物互融时代建设多入口的智能终端生态。

  OPPO相关负责人在此前接受时代周报等媒体采访时表示,OPPO是以5-10年做慢慢见效的、开放的跨端生态为目标,去做潘塔纳尔。

  OPPO软件战略总监张峻则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该系统的开放性,称该系统初衷是解决终端多元化和服务多元化问题,在不改变生态伙伴操作系统的情况下,对第三方生态保持最大开放性和友好性。

  同样与loT生态打造相关,今年OPPO推动loT硬件的动作加快。在8月一场发布会上, OPPO一口气发布手环、耳机等多款产品,旗下loT品牌智美生活还与第三方厂商合作,推出摄像头、猫砂盆、护眼灯、牙刷和门锁等,创单场loT发布会新品数量新高。

  OPPO的激进甚至连段永平也看不懂。2020年段永平在网络上与网友互动,直言“不懂为什么OPPO会出电视机”,逼得陈明永回应“他看不懂很正常,他离开这个行业很久了”。

  相比较而言,vivo在loT方面更围绕核心品类“收着打”,表面看动作不如OPPO般大。相比OPPO官网可见的耳机、手环、手表、平板电脑、电视智能硬件,vivo官网仅展示耳机、手表和平板电脑。

  自2018年vivo提出“Jovi物联”计划后,出行、家居、健康等成为loT核心场景,但其中最突出的还是出行。时代周报记者在近日开发者大会loT专场看到,汽车相关进展得到重点介绍,包括推动数字车钥匙标准落地、推出“手车互融”组件等。

  一收一放的两大手机厂商,以不同姿态面向万物互联的未来。连段永平也不再看得懂的门生,是否都能拿到物联网时代的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