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香港新义安:戴笠门徒接手向氏族人发扬光大向华炎最神秘

点击:7 时间:2022-11-14

  如果一个人天生近视、气质文弱、身手不好,却想要混迹黑帮并成就一番事业,在很多人看来是异想天开。香港电影中的那些黑帮大佬,哪个不是强壮健硕身手不凡?

  但话说回来,任何事情都有例外,大佬也不是一定要会拳脚功夫才能服众,被称为“香港真正的地下皇帝”的传奇人物向华炎,就是如此。

  向华炎其人说来神秘,如今国内甚至没有关于他的百科介绍。常常混迹娱乐圈版面的网友,大概听说过向华强这个名字,向华炎正是“龙五”向华强的哥哥。

  上个世纪的香江,是风起云涌,传奇英雄辈出的年代。从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电影中,观众经常能看到各种黑帮势力争斗的桥段,《赌神》、《英雄本色》中比比皆是。

  事实上,黑帮势力在香港的发展历史悠久,自成一派,各个帮派的成立与覆灭都有其各自的江湖文化背景。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新义安”、“14K”、“大圈帮”、“和胜和”、“和合桃”等帮派,是香港最出名的几个黑帮团体。

  20世纪四十年代,出身于黄埔军校、时任国民政府军统局副局长的戴笠死于飞机失事,他的死,让多地时局发生动荡,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当时戴笠有许多的门生,其中最得他喜爱的一个名叫向前。因为种种原因,国内时局动荡,身份敏感的向前带领手下与亲信等前往香港避祸。

  在香港,靠着当时的势力关系,向前创立了新义安公司,还建立了义安工商总会,通过明处与暗处的方式敛财,快速实现了财富积累。

  当然,如果以法治社会的眼光来看待这些组织,他们本质上都是影响香港社会发展的不稳定因素。

  1925年,省港大罢工,失业人士助长黑帮扩大,之后自立门户分出1930年的“和胜和”(胜和)、1934年的“和安乐”(水房)等“和字头”派系帮会。

  但黑帮文化虽然是亚文化的代表,但其中不乏一些传统文化的优良杂糅,在面对大是大非,国家利益的事情上,也不乏义举。比如,相传“和合图”曾支持过辛亥革命。

  向前后来领导的新义安,其实并不算是他一手创建,在19世纪的香港,新义安就已经渐渐发展成型。它是潮州帮会,最早可追溯至1866年成立的潮州鹤佬帮“万安”。

  今天的新义安是后来的 “万安”帮分裂,“义安”帮另开山堂,是向前于1921年用“义安工商总会”名义向香港华民政务司署注册的。

  虽然说名字带了一个“新”字,但是其入会仪式、习惯、诗句、都是地地道道的三合会。

  因为三合会各种不符合法律法规的活动,1947年新义安被香港政府取消注册。

  其父向前一生有4个妻子,正房叶清、二房林惠英、三房陈鹤云、填房钟金。这四个太太一共给向前生育了13个子女,其中有9个儿子。

  1947年,新义安被香港政府取消注册,领头人向前也被驱逐出香港。虽然即将离开,但向前并不害怕,他留下一句话给新义安众人:“新义安的领头人只留给向家人,不传外姓。”

  当时,外表文文弱弱,架着一副眼镜的向华炎,其实看着并没有什么压迫感,也不像大家脑补中的黑社会老大。

  向华炎不喜欢打打杀杀,因为有着不错的文化功底,他的行事作风更加规矩,虽然同样有着铁腕手段,曾经顶住帮会众人出走的压力,对帮派各个分支进行过大刀阔斧的整改。

  但以德服人,绝不做没有义气和义理的事情,慢慢地,这个曾经不被看好的年轻人,竟然真的将新义安发扬光大了。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新义安有成员已经有二十多万人,组织结构相当完善,设有“5虎10杰”,其中杰出人物如“尖东霸王”李泰龙、“鬼仔添”李育添等,在外界都有着不少传说。

  此外,向华炎还在各主要地区设有“坐馆”,新义安组织严密,等级严格,只尊一个“龙头大哥”,成员只会效忠世族向氏,下分各区,各设一头目,其下分支设“坐馆”和“渣数”(管理账目),一级管一级。

  这个时候,向华炎的弟弟向华强已经进入到了电影圈子,如今向华强被称为娱乐圈绝对不敢惹的大佬,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坐镇在他身后忠心耿耿的新义安。

  八十年代,香港的娱乐圈还很混乱,黑帮势力也开始介入影视业,经常有黑帮拿着枪逼着演员拍戏的情况发生,但在向华强的永盛影业,这种情况不会发生,没有人敢进向华强的剧组惹事。

  如今坊间传闻,说李连杰被黑社会威胁、梅艳芳被14k的人掌掴、张柏芝被发“江湖奸杀令”的时候,都是向华强和陈岚出面去摆平的。

  然而好景不长,1985年,香港警方派人进入新义安卧底,两年之后,搜集到了一些关于向华炎的不利证据,最终向华炎被警方逮捕。

  当然,黑帮大佬是不可能被困住一辈子的,1989年,在种种运作之下,向华炎出狱。出狱后的向华炎将新义安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了身为律师的儿子向展伟,向华炎从此与新义安作别。

  流传数百年的香港黑帮文化,当然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肃清,我们也很难以如今的法制观点去评判这些草莽人杰的做所作为,就像是《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演绎的那样,是非对错,只有时间来证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