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陈明永和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正统?

点击:8 时间:2022-11-12

  段永平当年如此评价自己的得意门生:陈明永和沈炜这样的人成功我不会意外,不成功我才会意外。

  二季度IDC数据显示,中国市场vivo的出货量达到1860万台,市场份额为23.6%,同比增长23.6%。OPPO的出货量达到1650万台,市场份额为21.1%,同比增长17.3%。

  那么,同为段永平门下弟子、同样重视线线城镇并肩开店的蓝绿厂,到底有何不同?他们同样穿越过国内手机市场的“战国纷争”,携手终结“中华酷联”时代,迎来“华米OV”时代之后,在战略导向、品牌定位、技术路线等方面,如今,却貌似渐行渐远。

  能折腾,一口气整合三个品牌的陈明永和低调得几乎不见踪影的沈炜,到底谁才是段永平真正的门徒?

  同门之谊的蓝绿厂领军人:生于1969年的四川人陈明永和生于1972年的江西人沈炜,于1995年跟随段永平离开小霸王,共同打造了步步高的辉煌,最后又在段永平的支持下分立山头,陈明永掌舵OPPO,沈炜创立vivo,都在手机行业开辟出了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既然被公认为段永平的“四大门徒”之一,陈明永和沈炜自然也传承了同一套衣钵。

  从价值观层面来说,蓝绿厂最常挂在口头的,都是同一个口头禅:“本分”。这种本分既体现在对代理商、合作伙伴和员工股东的重信守诺之上,体现在对产品体验的孜孜以求上,也体现在对友商的“不相互攻击”上。

  而从“术”的层面来说,段永平有几宝:舍得分钱、敢为天下后、勇于放手。沈炜和陈明永深得真传。

  但诺大的产业,掌门人再强也孤掌难鸣。所有战略布局和文化传承,最终都要落实到人来执行。从东莞“小厂”蜕变成志在“全球一流”的企业,蓝绿两厂竞争过程的胜负手,或许更取决于人才团队的深度和厚度。

  虽然师出同门,蓝绿的人才风格差异却很明显,体现得最明显的则是在公众形象上。

  在社交媒体,沈炜低调一如往年,除了vivo高级副总裁、首席营销官倪旭东不时出镜,其余麾下爱将很少发声。

  与此相对应的是,陈明永经常活跃于微博,OPPO高管也纷纷注册社交媒体,或接受各类媒体专访,在产品发布会和行业大会上侃侃而谈,价值观表达上“本分”不绝于耳,专业领域进退有据,团队的学习力和企业文化的传承力可见一斑。

  此外,正如当年段永平将步步高一分为三,当个甩手掌柜一样,OPPO也从母体中分化出了一加手机和真我realme,二者均以迅猛的发展势头各自在海外高端市场和年轻人市场中找到立足之地。论用人格局,论分封效果,陈明永或许比沈炜更像段永平。

  或许,对于商业世界来说,不冒险就是最大的冒险。这几年的OPPO看似各种“作死”,但也产生了 “鲶鱼效应”,既试探了多种市场营销模式,也实战出一批既能独立运作品牌开拓市场又兼具全球化视野的团队,更给自己打造了一个更为立体的产品维度和形象空间。

  对于始终强调“专注”和“学会做减法”的沈炜来说,在媒体面前的缄默,并不代表内部耕耘的缺失,vivo也在倾力打造自己的团队,更快捷的方法或许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vivo选择了与三星这样的芯片巨人,以及蔡司这样的影像巨星进行深入的合作。与巨人对接的,大多是以90后为主体的年轻人。

  2013年支持刘作虎自立门户创立“一加”试水手机高端市场+海外市场,2018年又欣然同意李炳忠创办号称面向年轻人的“科技潮牌”线月,OPPO正式对外宣布成立全球销售体系与全球营销体系,任命原海外事业部总裁吴强担任全球销售总裁,原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担任全球营销总裁,志在加快全球化布局。

  而到了2020年4月,沈义人由于个人健康原因卸任,OPPO相继任命副总裁刘波为中国区总裁,OPPO元老刘列为全球营销总裁兼任中国区CMO,全面负责OPPO营销工作。“双一流”组合的上任,被视为OPPO试图加强中国区独立运营能力,挽救国内市场颓势的举措。

  2020年10月,OPPO召回了刘作虎,并于2021年6月宣布实现与一加团队的全面融合。跨出了资源整合的重要一步。而在海内外市场上一路高歌猛进的realme,据业界猜测也必将进入“归化”之列。

  2020年春季,OPPO发布Ace系列面向游戏玩家,同时又宣告发布全新5G全能旗舰OPPO Find X2系列冲击高端市场。

  为了缓解小米模式的冲击,vivo 于2018年5月推出Z系列志在专攻线月进一步推出iQOO,以子品牌的形式承担起vivo大力拓展线上人群的使命。同期,为了应对华为发力国内市场的冲击,vivo推出了多达7个系列产品进攻下沉市场,通过“机海战术”,及时吃到国内手机市场从增量走向存量之前的增长红利。

  曾公开宣布“要把技术跟踪、合作的周期,提前到18个月,甚至是36个月”。2016年6月,国际电信联盟刚刚确定5G正式名称、愿景和时间表等关键内容,vivo立即启动了部分5G技术研究工作,并于次年成立了北京5G研发中心。2021年,vivo在全球拥有9大研发中心以及5大制造基地,号称在产能全开的前提下能够实现年产近2亿部产品。

  布局5G技术的同时,vivo于2017年6月成立AI研发中心,启动人工智能研究,并于次年3月发布人工智能子品牌Jovi。作为AI战略的重要部分,vivo在2018年7月,主导联合建立“IoT开放生态联盟”,以期在不同品牌的设备之间实现互通互联,为用户提供真正的万物互联。

  既然种下稳的“因”,最终也有稳的“果”。据来自IDC的研究报告,2020年全年,vivo稳定保持在国内市场第二的位置。

  自从为爱出走长居美国,完成从实业家向投资大神的华丽转变之后,段永平曾活跃在丁磊的网易博客之上,随后又转战丁磊悍将方三文所创立的雪球,始终在国内公众视野里保持着一定的线上活跃度。他最常被两大门徒在实战中践行的商业理念,便是 “本分”。2016年10月13日,段永平在网易博客发布了一篇题为《“不秘”诀:本分+平常心》的博文,基本算全面解读了自己和门徒所理解的“本分”:做对的事情、把事情做对。平常心其实就是在任何时候,尤其是在有诱惑的时候,能够排除所有外界的干扰,回到事物的本质(原点),辨别事情的是非与对错,知道什么是对的事情。

  他认为:错的事情往往有短期的诱惑,“做对的事情”其实就是发现是错的事情的时候要马上停止,不管多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好的公司都一定是有一个长长的“Stop doing list”,就是“不做的事情”。至于“把事情做对”,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其实是没有办法避免犯错误的,能做的仅仅是如何降低犯错误的概率。

  虽然对于陈明永和沈炜,阿段在该博文中都有满意的评价,认为他们两人在各种场合对“本分”的阐释深得己心,视之为“同道中人”。但伴随着时代和市场的惊涛骇浪,对本分的思考深度和践行层面,OPPO和vivo又各有不同。

  沈炜常挂在嘴上的更多的是“因果”和“初心”,其2021年初所发表的新春谈话《不忘初心,埋头种因》,集中体现了他的思考:“初心就是我们本分的文化与价值观”,而“埋头种因”则包含了三重含义:要凡事坚持长期主义,要始终坚守利他共赢,要全面践行“设计驱动和用户导向”。设计驱动的底层是价值观的驱动,最重要的体现就是要去思考产品的意义。

  不难看出,产品本身才是沈炜的执念,围绕着这一终极目标,沈炜不断细化出各种打磨产品的方法论。而这一点,又与段永平当年在步步高时对产品细节的苛求颇为相像。

  在销量上,vivo也始终力压OPPO一头。据《IDC中国季度手机市场跟踪报告》显示,按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统计,2020年全年vivo的市场份额为17.7%,OPPO的市场份额为17.4%,分列华为之后的第二、第三名;2021年第二季度,vivo 以出货量1860万台和23.8%的市场份额冲到了榜首,OPPO以出货量1650万台和21.1%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占据了第二名的位置。

  久谦中台的统计数据也体现出了蓝绿战事的焦灼:vivo自2018年Q3至2021年Q2期间,手机产品的天猫销售额一直稳压OPPO一头;但是,假如vivo加上子品牌iQOO的销售额,OPPO加上子品牌一加和realme的销售额,二者的市场缠斗则显得更为扑朔迷离。

  据IDC《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季度跟踪报告》,自2020年Q4起,OPPO的可穿戴装备出货量一举杀入四强,居于步步高的小天才手表之上,而2021年Q1仍继续保持在前五的位置。与此相对应的是,vivo自2019年布局“一主三辅”战略以来,其作为“三辅”的AR眼镜、智能手表和智能耳机,尚未在市场上打出自己的天地。

  OPPO在智能周边的亮眼表现,和其对研发投入和专利授权的果敢行动应该密切相关。

  综上所述,陈明永和沈炜两位段永平的爱徒,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实践着内心的本分哲学。

  段永平当年如此评价自己的得意门生:陈明永和沈炜这样的人成功我不会意外,不成功我才会意外。

  但是很显然,在相似度上,vivo的沈炜更像是段永平门徒中最本分的那一个。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