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点融网:Lending Club中国门徒的困惑(2)

点击:11 时间:2022-11-08

  基于上述缘由,苏海德告诉记者,“把Lending Club的信审系统移植到中国非常困难,我们不得不重新建造一套数据积累和信审系统”。因此,在点融起步的两年时间内,大部分的准备工作用到技术储备上。平台上线之后,数据采集也始终牵制着点融网的精力。“点融从金融数据公司、黑名单共享、各类网络行为等地方采集数据,做打分模型,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投入产出比很低”,郭宇航说。

  不过,对于征信环境的改善,郭宇航还是保持了乐观的态度。今年6月份,包括北京和上海在内总计有26家第三方企业征信机构获得央行颁发的企业征信牌照,为市场注入新的动力,而个人征信牌照亦有望放开,“未来我们会协同这些专业数据机构,能够共同找到中国的FICO,让它们的服务和产品来提高我们线上审批的效率”。

  如果说征信数据是瓶颈口,市场结构则是点融等P2P公司头顶的大网。《21世纪经济报道》12月8日题为“Lending Club模式适合中国吗?”一文中指出,中美两国的市场结构不同,在中国的企业贷款市场,即便是民生这样号称以做中小企业起家的银行,主要还是在服务大中型企业,这种情况下,优质企业客户基本被抢购一空;而在个人贷款市场,中国大多数人的贷款来自于住房、汽车等优质贷款,这些贷款对大银行来说是优质贷款,而学生贷款、购物分期贷款等次级贷款的市场空间相对较小。

  起初定位在小微企业贷款的点融网正在经受这种结构带来的现实压力。记者跟踪了点融网的客户构成比例之后发现,一年前,在点融寻求贷款的客户,90%为小微企业,仅有10%为个人借贷者。而90%的小微企业,贷款需求在30万到50万之间。然而这一比例在今年逆转为三比七。

  “一年之内切身感受到了宏观经济的下行和不确定性”,郭宇航告诉记者,由于个别领域的中小企业受波动影响较大,点融网不得不及时做出调整,尽量选择抗周期性行业进行推广。与此同时,在坚持个人小额分散理念的基础上,逐步提升个人信贷的额度,最高额度由15万提高到30万,平均贷款额由初期的三万一笔,增加到当前的五万左右。

  基于这些因素,郭宇航表示,点融网的业务量放量相对谨慎。据统计,过去的十二个月中,点融网每月业务量环比增长20%-30%,月房贷额近7亿元人民币,截至今年9月,上线人,在上海、合肥、佛山等地,有11个分支机构,人员规模较去年年末增长近三倍。

  参考Lending Club的发展史:2007年成立,最初的两年只发放了一千万美元的贷款,三年半之后才达到一亿美元的门槛,五年半做到十亿美元的规模。但最近三个月的放款额就超过了十亿。苏海德认为,P2P公司在起步时放缓步伐不是一件坏事。

  Google、KPCB、T Rowe Price、Wellington和黑石同时出现在Lending Club的股东名单上,董事会成员包括摩根士丹利前CEO 约翰·马克(John Mack)、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Lawrence H. Summers)以及拥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而点融网正试图在中国再造一套资本的“豪华阵容”。

  北极光创投是国内第一家投资点融网的VC机构。去年12月,在宣布千亿美金注资后,北极光创投董事总经理杨瑞荣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规范是其选择点融的基本理由,而风险定价能力是P2P网贷公司的核心指标。

  实际上,早在2012年,点融网通过接纳战略入股的方式,与国有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浙江分公司达成联姻,由后者协助其浙江负责其在浙江地区的业务拓展,并将旗下的小贷公司吸收加入点融P2P平台。

  今年10月,这种战略入股的方式再次体现在新鸿基身上。“首先,它在国内已经有接近十年做小微金融服务的经验,线下也有一百家机构,这和我们选择苏州银行是一样的—它的线下资源我没有必要再花十年去复制。”郭宇航说,新鸿基同样有从传统小微金融服务机构向互联网金融公司转型的诉求,点融网的技术实力对其而言是一种互补。

  而一位重量级人物梁伯韬在此阶段接近点融网。上世纪90年代,梁伯韬设计红筹结构,帮助大批内地企业在香港上市,被市场称为“红筹之父”。2012年,梁伯韬出任CVC大中华区主席,此前五年以高级顾问身份隐于CVC幕后。在梁伯韬的操盘下,CVC动作不断:在香港市场,以21.4亿港币入股新鸿基;在内地市场,完成大娘水饺、启德教育等项目的投资,并在餐饮行业的弱势行情中,拿下话题企业俏江南的多数股权。

  而梁伯韬更为互联网界熟知的业绩,是以个人投资者的身份,先后投入中华英才网、京东商城、91无线等公司。其中,对京东商城的投资拍板于2008年的资本寒冬,并帮助京东引入多家知名VC,其中就有由朱利安·罗伯逊(Julian Robertson)创立于1980年的全球知名对冲基金老虎基金(Tiger Fund)。

  互联网金融是59岁的老牌投行家进入的又一战场。和投资京东一样,梁伯韬把点融网选择为个人投资的标的。他在进入董事会后向媒体表示,自己所做的投资通常都是中长线P行业规模最大的公司,但潜力而非规模才是考虑的重点。他赞同点融不赚快钱的选择,并且认为苏海德在Lending Club的经验能够帮助点融网绕过一些弯路。

  梁伯韬的加入也意味着点融网“出海”的前奏。“一年以来,陆续有不同国家的人和我们谈及把点融网开到当地去的可能性,因为Lending Club暂时没有国际化的意愿,在亚洲地区找我们会更加方便。”郭宇航表示,点融不会只做一家纯粹关注中国P2P业务的公司,何时跨出国际化的步伐有待时机,而香港将是第一步的优先考虑。而这一进程将随着老虎基金的入驻而加速。(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