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生存还是毁灭”?重温那些在战争中撼动人心的演讲

点击:6 时间:2022-11-15

  2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在乌克兰顿巴斯地区展开一项“特别的军事行动”,并呼吁乌军“放下武器”。

  当地时间3月6日,据澎湃新闻报道,乌克兰伊尔平,当地遭炮击,民众逃离家园。同一天,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波·格兰迪在社交媒体表示,超过150万来自乌克兰的难民在10天内越境进入邻国,为“二战”以来之最。就算是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时,从中东逃往欧洲的难民人数在那一整年间也仅130万人。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战争发生后,在匈牙利东部边境村庄拜赖格舒拉尼,不断有人逃难经过这里。即使是在天色已经渐暗的时候,依然有很多人拖着大包小包从边检站那头走来,他们几乎没有人愿意接受媒体采访,也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其中一名男子与妻儿一起越过边境。“我们这次过来大概花了10个小时,光在边检站就等了四五个小时。”男子说,他们接下来将前往罗马尼亚,投奔在那里的亲戚。

  这场战争爆发后,有人在朋友圈写道:“我们生活在了过去最好的70年里的最好的20年。”在这之前,即使世界其他地区仍有冲突,但似乎距离国内依旧遥远,我们生活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经济腾飞、生活越来越富足的时代。如今,“战火”、“逃难”、“丧生”等词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以及我们周围人的议论中。

  关于战争,从来都是跟血与火、枪林弹雨及生离死别一起出现的,和平与生命,也显得尤为珍贵。为此,我们特地整理了部分发表于战争期间的演讲。

  当地时间3月8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过视频向英国下议院发表演说,引用了英国“二战”时的首相丘吉尔抗击纳粹德国时的名言,并请求英国采取更多行动,帮助乌克兰击退俄罗斯的进攻。这是外国领导人首次通过视频方式向英国下议院发表演讲。

  据英国《卫报》3月8日报道,在此次“前所未有、激动人心”的演讲中,泽连斯基引用了丘吉尔的名言:“我们将在海上、在空中战斗到底。我们将继续为我们的土地而战,不惜一切代价。我们将在森林里、田野里、海岸上和街道上作战。”丘吉尔是在1940年6月盟军完成敦刻尔克大撤退后,在英国下议院发表这番演讲的。

  泽连斯基还引用莎士比亚的名言描述俄乌冲突爆发后的乌克兰处境,称该国眼下面临的问题是“生存还是毁灭”。泽连斯基直言,乌克兰用13天的抵抗回答了这个问题,“现在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案:肯定是生存。”

  议长先生,全体议员,女士们先生们,我正在向联合王国全体人民讲话,向这个拥有伟大历史的国家的所有人讲话。

  我讲话的身份是公民,也是一个同样伟大的国家的总统,我们有自己的梦想,并且为之付诸巨大努力。我会告诉你们战争爆发十三天以来的情况。这是一场不由我们开启、也非我们所愿的战争。即便如此,我们必须正面迎战。

  我们不想丢掉我们已有的东西,属于我们的东西——我们的国家,乌克兰——就像你们曾经做过的一样。纳粹开始轰炸你们国家的时候,你们也不想丢掉自己的国家,你们必须要为不列颠而战。

  这是十三天迄无宁日的激战。第一天早上凌晨四点,我们遭遇巡航导弹的袭击,所有人都被炸醒了。

  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整个乌克兰都在遇袭。从那一天起,我们就没有安眠过。我们的军队一直在为国家而战。第二天我们遭遇了空袭,英勇的军人在离岛上坚持作战,即便俄国人要求他们放下武器投降。

  我们还需要继续战斗,我们也在坚持战斗。我们感受到了自身的力量,那是我们的人民战至最后一人也要抵抗占领者的力量。第二天,敌人开始向我们倾泻火力。我们的军队向世人展示了我们是谁,我们也成功地看到了我们的人民是谁,他们最惊艳绝人的品质又是什么。

  一直到第四天为止,这场可怕的战争还算保持在了人道的轨迹之内。但在第五天,对准我们的恐惧开始降临到儿童身上,倾泻到城市上方。经久不息的炮火在全国范围内四处延烧,甚至包括了医院。但是恐怖并没能击溃我们,只是让我们认识了真相。在第六天,俄国人的火箭弹落到了娘子谷。

  这就是二战期间的纳粹德国杀死数千人的地方。八十年过去了,俄国人在这里再次发动屠杀,甚至教堂都被炮火掀翻了。

  在第九天,北约召开的会议却没能给出我们热望的结果。是的,这就是我们的所思所想。不幸的是,盟军一直以来并未照拂我们的感受,禁飞区也没有设立。第十天,乌克兰人开始抗击,他们用双手阻挡装甲洪流。

  第十一天,儿童、城市、医院都挨了火箭弹,遭遇炮火的不停蹂躏。也正是在这一天,我们意识到乌克兰人已经是个英雄民族。乌克兰的所有城市都是英雄城市,儿童成人都是国家英雄。第十二天,俄国军队的阵亡人数已经超过一万人,包括将军级别的人。我们备受鼓舞,希望将那些发动战争的人推上被告席绳之以法。

  第十三天,马里乌波尔再次遭遇俄军袭击,一名儿童被杀害。俄国人不同意为已经恐慌的人们提供饮食。我觉得,所有人都可以听到市民们的倾诉,他们缺乏饮水。

  战争进行了十三天,超过五十名儿童已经死于战火。他们是本可以离开战场的儿童,但是入侵者从我们的手中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俄国人并不宽待乌克兰,我们也不希求他们的宽待。我们从来不想耀武扬威,但他们发动战争的这些天来一直在明火执仗。我们是个希望拯救人民的国家,尽管我们仍要与世界最强大之一的国家作战,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军队之一。

  我们必须与直升机作战,与火箭弹过招。我们现在的问题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莎士比亚式的问题。仅仅在十五天以前,这都还不是个问题。但是现在,议员们,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肯定的答案:我们当然要,生存。我愿意重新提起曾经响彻联合王国的那些句子,现在这些句子再次至关重要——我们永不放弃,我们永不言败。

  我们会在黑海之角作战,我们会在空中作战,我们会继续为国土而战,不管付出何种代价。我们会在森林中作战,我们会在平原上作战,我们会在海滩上作战,我们会在街巷里作战。

  我还要补充一句,我们会在第聂伯河的左右河岸作战,我们会在第聂伯河大小支流的河滩作战。

  我们正在恳请你们的帮助,恳请对文明国家的帮助。我们对此衷心感激,极表谢忱。我本人更是非常感谢你,鲍里斯首相。

  恳请你们加大对俄国的各项制裁力度,恳请你们认定这是个国家,恳请你们确保我们乌克兰的领空是安全的,恳请你们做出一切亟需去做的事情,这些都是贵国之所以伟大的题中之义。

  1940年,40万英法联军被德军包围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背水一战的英国发起“发电机行动”,通过海路撤退困在敦刻尔克的盟军。九死一生逃回英格兰的士兵打开当天的报纸,以为会读到全国人民的鄙夷和唾弃,谁知头版竟是丘吉尔在下议院振奋人心的讲话。

  我们必须非常慎重,不要把这次援救说成是胜利。战争不是靠撤退赢得的。但是,在这次援救中却蕴藏着胜利,这一点应当注意到。这个胜利是空军获得的。归来的许许多多士兵未曾见到过我们空军的行动,他们看到的只是逃脱我们空军掩护性攻击的敌人轰炸机。他们低估了我们空军的成就。关于这件事,其理由就在这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们。

  这是英国和德国空军实力的一次重大考验。德国空军的目的是要是我们从海滩撤退成为不可能,并且要击沉所有密集在那里数以千计的船只。除此之外,你们能想象出他们还有更大的目的吗?除此之外,从整个战争的目的来说,还有什么更大的军事重要性和军事意义呢?他们曾全力以赴,但他们终于被击退了;他们在执行他们的任务中遭到挫败。我们把陆军撤退了,他们付出的代价,四倍于他们给我们造成的损失······这已经证明,我们所有的各种类型的飞机和我们所有的飞行人员比他们现在面临的敌人都要都好。

  当我们说在英伦三岛上空抵御来自海外的袭击将对我们更有好处时,我应当指出,我从这些事实里找到了一个可靠的论据,我们实际可行而有万无一失的办法就是根据这个论据想出来的。我对这些青年飞行员表示敬意。强大的法国陆军当时在几千辆装甲车的冲击下大部分溃退了。难道不可以说,文明事业本身将由数千飞行员的本领和忠诚来保护吗?

  有人对我说,希特勒先生有一个入侵英伦三岛的计划,过去也时常有人这么盘算过。当拿破仑带着他的平底船和他的大军在罗涅驻扎一年之后,有人对他说:“英国那边有厉害的杂草。”自从英国远征军归来后,这种杂草当然就更多了。

  我们目前在英国本土拥有的兵力比我们在这次大战中或上次大战中任何时候的兵力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这一事实当然对抵抗入侵本土防御问题起有利作用。但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我们不能满足于打防御战,我们对盟国负有义务,我们必须重新组织,在英勇的总司令戈特勋爵指挥下发动英国远征军。这一切都在进行中,但是在这期间,我们必须使我们本土上的防御达到这样一种高度的组织水平,即只需要极少数的人便可以有效地保障安全,同时又可发挥攻势活动最大的潜力。我们现在正进行着方面的部署。

  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但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充满信心在空中战斗!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敌人占领,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们的由英国舰队武装和保护的海外帝国也将继续战斗,直到新世界在神认为恰当的时候,拿出它所有的力量来拯救和解放这个旧世界。

  这次战役我军死伤战士达三万人,损失大炮近千门,海峡两岸的港口也都落入希特勒手中,德国将向我国或法国发动新的攻势,已成为既定的事实。法兰西和比利时境内的战争,已成为千古憾事。法军的势力被削弱,比利时的军队被歼灭,相比较而言,我军的实力较为强大。

  现在已经是检验英德空军实力的时候了!撤退回国的士兵都认为,我们的空军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但是,要知道我们已经出动了所有的飞机,用尽了所有的飞行员,以寡敌众。

  在今后的时间内,绝非这一次,我们可能还会遭受更严重的损失。曾经让我们深信不疑的防线,大部分被突破,很多有价值的工矿都已经被敌人占领。

  从今往后,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准备承受更严重的困难。对于防御性战争,我们决不能认为已经定局!我们必须重建远征军,我们必须加强国防,必须减少国内的防卫兵力,增加海外的打击力量。在这次大战中,法兰西和不列颠将联合一起,决不屈服,决不投降!

  1943年2月18日,宋美龄在美国国会发表了二十分钟的演说,宋美龄以美国南方口音的英语,把中国人民抗战英勇事迹介绍给美国人民,这是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国会演讲之一,也是第二位女性登上了这个讲坛,美国朝野为之震动。

  美国众议院诸位议员:无论何时,余得向贵国国会致词,实属荣幸;尤在今日,余得向一庄严伟大之团体,对于世界命运之形成有绝大影响如贵院者致词,尤属特别荣幸。余向贵国国会演说,实际上系向美国人民演说。贵国第七十七届国会,以代表美国人民之资格,对侵略者宣战,已尽其人民所信托之义务与责任。此为人民代表之一部分职责,早已在一九四一年履行。诸君当前之要务,乃协助争取胜利,并创建与维护一种永久之和平,俾此次遭受侵略者之一切牺牲与痛苦,具有意义。

  中国著名兵家孙子有言,“知彼知己,胜乃不殆”。吾人另有一谚语云:“看人挑担不吃力。”

  此等名言,来自明哲久远之古代,实乃每一民族所共有,然而仍有一种轻视吾敌人力量之趋势。

  当一九三七年日本军阀发动其全面对华战争时,各国军事专家,咸认中国无一线获胜之希望。但日本并不能如其所夸,迫使中国屈膝;于是举世人士,对此现象,深感慰藉,并谓当初对于日本武力,估计过高。

  虽然,自日本对于珍珠港、马来亚,以及南洋一带加以背信无耻之袭击后,战争之贪狂火焰,弥漫太平洋上,而各该地域,相继失守,一时观感,遂又趋向另一极端。于是怀疑忧惧之狰狞面目乃大暴露。世界人士由此遂视日本人为尼采所称之超人,在智力上与体力上均超越他国人民。其实此项信念,乃古皮诺派豪斯敦、张伯伦派,以及其得意门徒纳粹种族主义派,对于北欧人所发挥者。

  不宁惟是,就现时流行之意见而言,则又似认为击败日本,为目前比较次要之事,而吾人首应对付者,则为希特勒。但事实证明,并不如此。且即为联合国整体利益着想,吾人亦不宜继续纵容日本使其不独为一主要之潜伏威胁,且为德玛克利斯头上之悬剑,随时可以坠落。

  美国海军在中途岛及珊瑚海所获得之胜利,其方向为正确,显然无疑,惟亦仅为向正确方向之前进步骤而已。盖过去六个月在瓜达康纳尔之英勇作战,已证明一项事实,即凶恶势力之溃败,虽尚需时而费力,最后必将到来。吾人站在正义与公道方面岂无英、苏与其他英勇不屈之民族为吾人忠实之盟邦乎?惟是日本侵略恶魔继续为祸之可能,依然存在。日本之武力,必须予以彻底摧毁,使其不复能作战,始可解除日本对于文明之威胁。

  贵国第七十七届国会,向日、德、义三国宣战。就其在当时而言,贵国国会确已完成其工作。就今日而论,则有待于诸君。诸君为贵国人民之代表,当有以指示取得胜利之途径,并协助建立一新世界,使一切民族此后得相处于融洽与和平之中。

  余岂可不希望,美国国会之决心,乃在尽力于创立战后新世界,乃在尽力于准备水深火热之世界所殷切期待之较光明前途乎?

  吾人生于今世,有为吾人自身以及子子孙孙建立一较美满世界之光荣机会。所应牢记不忘者,即一方面固不可抱持过高理想,另一方面却亦必须具有相当理想,使未来之和平在精神上不至成为专对战败者之惩罚,在概念上不至以一区域或一国家甚或一大陆为对象,而以全世界为范围,而其行动亦必须合乎人道主义。盖现代科学,已将距离缩短至如此程度,以致凡影响一民族之事物,势必同时影响其他一切民族。

  余亦能确告诸君,吾人渴望并准备与诸君及其他民族合作,共同奠定一种真实与持久之基础,以建设一合理而进步之世界社会,使任何恣肆骄狂或劫掠成性之邻国,不复能使后世之人,再遭流血之惨剧。中国虽明知人力一项,乃一国之真正富源,并需累代之久始能成长,然中国在其反侵略战争中,从未计及其在人力方面所受之损失。中国对于其本身所负之各种责任,深切明了;对于如何而可在原则方面妥协让步以获得种种权益,则从未顾及。中国对于其本身,对于其所珍爱尊重之一切,亦决不稍降品格,而循商场中市侩之行径。

  我中国国民,正与诸君相同,不仅为吾人本身,且更为人类全体,希望有一较佳之世界;实则必须有此较佳之世界。然仅宣布吾人之理想,甚或确信吾人具有此种理想,尚嫌不足。盖欲保存、支撑,并维持此等理想,有时必须不惜牺牲一切,甚至甘冒失败之危险,以努力促其实现。

  吾人已故领袖孙逸仙博士所示之训范,已给予吾国人民奋斗前进之毅力。我中国人民根据五年又半之经验,确信光明正大之甘冒失败,较诸卑鄙可耻之接受失败,更为明智。吾人将有一项信念,即在订立和议之时,美国以及其他英勇之盟友,将不致为一时种种权宜理由所迷惑。

  (来源:酷扯儿《抗战时期,宋美龄国会英文演讲征服美国朝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