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果猪:《门徒》回味点滴香港风情

点击:16 时间:2022-11-08

  的电影是很难用一些形容词来具体描述,从《癫佬正传》到《新不了情》、从《忘不了》到《早熟》,从《旺角黑夜》,到今日的《门徒》。尔冬升既不像徐克那样对武侠片一往情深,也不像吴宇森

  尔冬升拍摄的影片虽然不多,却因题材各异较难归纳。但是他的电影,依然可以让我们捉摸到一些共性,我愿意将这一共性潦草的称之为“香港风情”。例如这部《门徒》,表面上恰似它的宣传主题“关于毒品的一切”,但在我眼中,它几乎可以称为是“香港电影的缩影”。

  《门徒》开场时的惊险追车戏,是否能让你不经想起《警察故事》、《公仆》、《冲锋队怒火街头》、《Q记重案实录》、《高度戒备》、《大事件》、《旺角黑夜》……

  吴彦祖(吴彦祖新闻吴彦祖说吧)饰演的卧底“阿力”,是否是《边缘人》、《龙虎风云》、《新边缘人》、《辣手神探》、《知法犯法》、《无间道》、《黑白道》等影片的“结晶”?

  刘德华(刘德华新闻刘德华音乐刘德华说吧)的“昆哥”,他是来自《江湖情》、《庙街十二少》、《冲击天子门生》?还是《赌城大亨》、《雷洛传》?或是《龙在江湖》、《龙在边缘》、《江湖》?

  “阿芬”的悲惨命运,可堪比《法外情》、《花街时代》、《新不了情》、《郎心如铁》、《榴莲飘飘》、《笨小孩》……

  而《门徒》中瑰丽凶险的金三角奇观,是否又能让我们回忆起《投奔怒海》、《喋血街头》、《正红旗下》、《英雄本色之夕阳之歌》、《大冒险家》……之中那些因独特而常留在我们心中的风貌?

  其实,一部电影很难让我们联想到很多,或许是近些年的香港电影变得越来越模糊,才让我对一些原本熟悉的桥段产生莫名冲动,也或许正应了那句对白:“我们都太念旧了,不再适应这个江湖。”

  香港电影的制作水平因陋就简,却因香港电影人无限的想象力而立足于世。就好比《门徒》中,“昆哥”的毒品世界,表面上是一群杂居在穷街陋巷中其貌不扬的小人物,而另一面却发挥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制造出惊人利润的毒品——“美金”或“港币”;香港电影以动作取胜,《门徒》中亦不乏连场追车戏与亡命跳楼戏;香港电影以题材曲折离奇得以制造出匪夷所思的奇观,亦如《门徒》中深入金三角的遍地罂粟;香港电影擅于描写身世凄苦的小人物饱受命运折磨,《门徒》中的吸毒女“阿芬”一家也都足以赚人眼泪。可以说,尔冬升用八年时间打造的《门徒》,并非因其剧情乖张或拍摄手法新奇独特而刻意为之,却是从始至终凝结着众多香港电影的精髓(或糟粕),并以尔冬升自己多年来拍摄影片的经验凝聚一时的集中迸发。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一九九七, “末世”以及“无根”情意结成为香港电影中的一个重要母题——无论是王家卫(王家卫新闻王家卫说吧)、徐克,还是杜琪峰、尔冬升,他们因各自的角度而分别进行着相对自我的银幕表述。在《门徒》之中,贩毒的“昆哥”只是一个符号,他的身上承载着港人唯利是图的一面,他的内心是惶恐不安的,他并不知自己的将来往何处去,一味赚钱并无法满足内心缺失的安全感,越是变本加厉,越是前途渺茫;吴彦祖饰演的警员卧底“阿力”,结束了案件之后依然选择继续做卧底——这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也是香港影片卧底的“通病”:若非殉职,则只能继续“无间”,几乎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张静初(张静初新闻张静初说吧)饰的“阿芬”,没有来历、没有职业,没有明确的身份、更没有前景,她的悲剧也就无可避免。这三位“无根”的主角,命运相互交织,看似不同,本质却相似:他们都没有过去,现在亦是惶惶不可中日,并且都看不到自己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