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昆汀香港电影的门徒

点击:5 时间:2022-11-17

  2011年,法国一家专门放映有线电视的频道为纪念频道创立20周年,制作了一部纪录片《塔伦蒂诺,香港电影的门徒》,梳理了鬼才导演昆汀与香港电影的联系。

  纪录片比较小众,目前豆瓣还没有开分,标记“想看”者众,标记“看过”者寥寥。

  这部纪录片提供了一个绝佳视角,是了解学习昆汀电影十分重要的参考资料。不能让它一直这么小众下去,为此,专门组织人员翻译了这部作品。

  一部值得被更多的人看到的纪录片,也是一部不应该被遗忘在角落任其落灰的作品。

  纪录片有五个章节,即五个主题,分别从不同维度探究了导演昆汀与香港电影的渊源。

  为了梳理更有条理,脉络更为清晰,我打算通过提炼总结人物访谈要义、加上自己理解的方式完成这篇推送。

  电影《杀死比尔》中白眉道长扮演者刘家辉2000年在上海第一次见到了导演昆汀·塔伦蒂诺。

  昆汀对刘家辉以“师傅”相称,在昆汀的办公室里,刘家辉看到了大量的香港电影DVD。他尤其喜欢动作片,看完了自己在香港拍摄的所有电影,很多台词对话都记忆犹新。

  那时,导演正式邀请刘家辉出演《杀死比尔》系列电影,一部向华语电影致敬的作品,体现着对中国文化的极度热爱。

  昆汀承认香港电影对他创作产生的深远影响,在电影《落水狗》片尾字幕里能看到导演的致谢名单,有周润发、吴宇森、林岭东等。

  他对香港电影抱以巨大的尊重和敬畏,昆汀会告诉龙比意电影哪些创意来自香港电影,哪些来自日本电影。

  如同一个海绵,吸收身边见到的所有电影。《杀死比尔》里的毒蛇暗杀小队,灵感来自邵氏电影《五毒》;日本女孩栗山千明使用的武器,灵感来自日本电影《飞女刑事》以及《太妹刑事》;长距离飞行断头武器灵感来自邵氏电影《血滴子》;手臂被切断的灵感同样来自邵氏电影《独臂刀》。

  虽然白眉道长出现在很多香港电影里,我坚信刘家辉饰演的白眉道长取材邵氏电影《洪熙官》。

  电影《杀死比尔》几乎是昆汀对亚洲电影的一次致敬,也表达了对刘家良、李小龙等电影人的崇敬之情,甚至直接在电影片头用邵氏电影的logo。

  一生致力于让香港电影推开国际电影市场的大门。无疑,李小龙是最合适的人选。

  即使在美国,大多数观众都喜欢刺激的动作场面,香港电影的普世价值也在于此。

  动作戏对观众有直接的吸引力,比世界其它电影类型更让人兴奋,也更容易理解。

  日本电影和华语电影在暴力的处理方面有所区别。日本电影来自于剑术传统,往往会有一个悠长缓慢、甚至乏味的停顿,然后进行猛烈地一击;香港电影的习惯不是这样,它有许多连续的动作,中间很少停顿。

  昆汀在动作方面的致敬更偏向日本电影,以《无耻混蛋》酒馆枪战为例,在爆发前一步步地营造氛围,突然爆发,一切结束。

  昆汀电影《低俗小说》里的黑色幽默、黑色的剧情在杜琪峰的电影里可以找到。他的成功,是因为在香港电影里找到了一种叫做语言的精神的东西。

  香港电影能够制作一些与世界潮流相近的作品,比如侦探黑色类型片。吴宇森的《喋血双雄》毫无疑问是第一部成功影响到美国导演的电影。

  猛地一看,两部电影很相似。但《落水狗》有《骑劫地下铁》的元素,也有库布里克《杀手》的影子。

  很多人声称昆汀在剽窃香港电影,我认为不是这样,他只是在用这些元素,然后将这些元素重新进行分配。

  美国电影里,喜欢《法国贩毒网》《教父》,喜欢弗朗西斯·科波拉和马丁·斯科塞斯的《出租车司机》。

  我当然看过《落水狗》,那是一部非常优秀的电影。如果塔伦蒂诺曾经看过《龙虎风云》,他提取了其中的角色设计,这很正常,非常自然。但那部电影《落水狗》并不能算是抄袭,他实际上拍出的是一部不一样的电影,即便是风格也和我的不一样。

  昆汀是一位非常聪明的人,极具天赋。他有与众不同的处理方式和呈现方式。即便某些场景取自华语电影,他也有自己的方法让电影的呈现结果变得不同。

  他和香港导演的不同之处在于,香港导演不会像他那样对于一部电影的结构投入如此浓烈的兴趣。

  我认为他在拍动作片,但是整体上我并不认为他对动作场面感兴趣。他很喜欢设计大量的对话和台词,着迷于很长的对话段落,通过对话来进行情绪建立。

  也许是巧合,如同法国电影一样,很多事情都是在饭桌上解决的。其实我们看杜琪峰和林岭东的电影,很多时候就是在饭桌上解决问题。

  昆汀也很喜欢在吃东西的时候解决问题,我想这也是亚洲电影在吃饭这方面有一点点影响到他。

  他的动作场面设计很有想象力,非常有创新性。第一次看昆汀电影就让我神魂颠倒,如同坐一辆过山车。

  我当时想,这就是电影应该具有的模样,令我感触又兴奋,使我对拍电影产生兴趣。这最终使我决定成为一名导演。

  奇怪的是,你从不会在昆汀的电影里看到真实的人。香港也制作现实主义电影,但是没有票房,这是昆汀悟到的事实。

  电影改编通过架空历史,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这是导演的想象力,也是昆汀的特点。

  我认为他热爱所有类型电影,对于吸引观众的野心、叙事的兴致以及对各种类型元素极度迷恋。他是一位形式主义者,一位通过玩弄形式的游戏来取乐观众的导演。

  在某种继承意义上,我会说他像希区柯克,即使他们的电影是如此不同。昆汀也对结构困境着迷,这种拘谨空间的叙事张力又比希区柯克更加受到类型片的影响。

  当然,《低俗小说》是过去二十年来最具影响力的电影,但你一定能够从中发现一些香港电影的痕迹,比如整个反英雄主义的表现方式。

  个人认为昆汀·塔伦蒂诺不是机会主义者,也不信奉拿来主义。他只是擅长发掘其它电影中的闪光点,然后融会贯通,形成自己旗帜鲜明的美学风格和电影特色。

  毫无疑问,他是一个重度港片迷,对香港电影的了解和掌握程度绝对不逊国内的一般影迷。

  这部纪录片最后还有一个彩蛋,昆汀最喜欢的香港演员不是梁朝伟,也不是周润发。如果你是一个昆汀狂热粉,也想知晓答案,那就赶快撸起来。

  记着点“在看”,喜欢就把公众号加个星标,本来就更得慢,别再错过新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