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门徒》举行香港试映会 看众主演究竟有多出位

点击:2 时间:2022-11-17

  《门徒》是国内第一部如此翔实地描写毒品的电影。一方面是充满纪实性的描写,从毒品的栽培、收割、运输,到加工、销售以及如何盈利、洗钱;另一方面是充满张力的剧情,一个在香港大隐于市的毒枭退出江湖前想把生意和家族托付给栽培多年的门徒,却不料他是警方多年布局设下的卧底。

  《门徒》将充满戏剧性的故事和纪实描写巧妙地融为一体,打造了一部“关于毒品的一切”的影片。

  前日晚间,该片在香港提前试映(内地版较之香港版删减了部分情欲和暴力戏),本报记者率先看片。眼看最当红的明星摇身变为一群妖邪人物——张静初(张静初新闻张静初说吧)吸毒后诱人上床,吴彦祖(吴彦祖新闻吴彦祖说吧)亦正亦邪迷失身份,古天乐(古天乐新闻古天乐音乐古天乐说吧)黑眼圈黄哨牙毒瘾深重……种种出位场面确为近年来罕见。本报记者看片后专访了导演尔冬升(尔冬升新闻尔冬升说吧),他向记者吐露了《门徒》的全部“秘密”。

  出位镜头:张静初和吴彦祖在片中有一场情欲戏。剧情讲述张静初与吴彦祖本是邻居,吴彦祖同情她单身带着女儿,对她由怜生爱。

  一次饭后在张静初家,吴彦祖在贵妃榻上睡着,吸毒后的张静初在飘飘欲仙的状态下挑逗吴彦祖。高大的吴彦祖与穿着透视装的张静初在酒红色贵妃榻上由抚摸、亲吻开始逐渐升温,昏暗房间,迷离灯光,醺醺然的男女。几分钟后,吴彦祖问:“感觉怎么样?”张静初答:“从头皮到脚趾头,每块皮肤都在高潮。”这是全片温度最高的戏。

  导演解读:这场激烈的情欲戏,是张静初第一次演激情戏,而且当时我要求这场戏是“一take直落(指一个镜头完成全过程,中间无剪辑)”,所以要求吴彦祖和张静初都要演得很入戏才能过我这关。我在拍摄前特别安排二人做足热身。女演员第一次拍大胆亲热镜头总会不自然,所以我便叫Daniel(吴彦祖)与张静初排练一次。谁知道那个给他们亲热用的贵妃椅竟容不下高大的Daniel,于是二人又想尽方法试位,令我吃惊的是他们两人演来十分自然,张静初完全也不感到尴尬,只拍了3个takes(三条)便完成了。

  出位镜头:片中有详细描写张静初扮演的阿芬注射的场面,细节描写多落在吸毒者注射后欲仙欲死的表情上。例如张静初吸毒后颤抖的脚趾、紧缩的眉头和微感麻木的表情,而古天乐扮演的吸毒者则在吸毒后半翻着白眼昏睡在肮脏的走道上。

  张静初临死前吸毒过量一场戏尤为震撼。古天乐在为她注射毒品时发现她手臂上已经找不到可供注射的血管,她建议对方“从脖子来。”古天乐为其注射后,她很快抽搐、痉挛,瞪大双眼全身抖动,直至咽气。

  导演解读:我们之前有做大量资料搜集,到底吸毒者在吸毒后是怎样的表现,如果过量致死是怎样。文字、案头工作之后,我也去采访了大量吸过毒的人,包括让演员自己去做些功课。我知道张静初去过戒毒所,古天乐专门托朋友陪着他去访问过“道友”,所以我相信我们最后做出来的效果是非常逼真的。

  出位镜头:大量以往讲述毒品的影片从未涉及过的纪录片式的镜头在片中出现。吴彦祖扮演的阿力在获得昆哥信任后,被他带着走遍整个金三角地区。沿途昆哥给阿力上了一堂生动的毒品课,疏通了他关于毒品从生产到销售的整个流程。骑在象背上的昆哥从每一克毒品原料的价格到联合国最新的报告,将烂熟于胸的多年积累向阿力和盘托出。电影画面则从一朵朵摇曳风中的罂粟花一直拍到成品。此外,导演还安排昆哥的制毒工厂出现状况他去救急。在这场戏中,昆哥亲自演示了毒品成品的制作包装过程,并向阿力解释了许多毒品“切口”和行内说法。

  导演解读:拍这个片子的初衷其实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在这个初衷下我做了很多资料的搜集和整理,像记者一样,实在是材料太多了。工作量都集中在写剧本之前,包括去博物馆里面看关于金三角的全部历史和资料。那我就希望把这些真实的信息向观众传递出来。

  我们不仅仅是在讲一个虚构的故事,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是具有现实意义的。我希望自己的这层意思能够让观众体会到,所以用了很多采访笔记里的东西。另外,我的电影风格一贯都是和现实关系很多的——哪怕拍《忘不了》,我其实也去小巴司机那里做功课,是了解了很多真实情况才开始写剧本的。

  昆哥(刘德华(刘德华新闻刘德华音乐刘德华说吧)饰)表面上做小生意且身患重病,实际却经营着庞大的贩毒生意。卧底警员阿力(吴彦祖饰)用八年时间混到昆哥身旁,负责处理出货及运输工作,却因为昆哥行使小心,无法获知整个经营网络的秘密。

  昆哥想退休将生意交给阿力,带他到金三角对其作接棒前的最后试探……阿力与邻居阿芬(张静初饰)投入了一段互相慰藉、各取所需的感情,但每当他看见阿芬臂上的针孔,心中愈感沉痛……

  她吸毒是源于希望能劝导古天乐扮演的丈夫戒毒,为了证明毒瘾可以戒掉,自己开始吸毒。后来为躲避丈夫,她独自带着女儿逃离丈夫。遇到吴彦祖后,她一度认为对方能拯救自己,也努力自救。但最终还是未能获得新生,吸毒过量死去。

  悬念:据说张静初演戏一贯投入,这次扮演瘾君子,为了演得逼真,还曾经有意尝试吸毒?

  导演解密:我相信她有念头去试一试,因为太投入了,她自己也确实跟我提过。结果我赶紧纠正她:有些东西可以去尝试,如抽烟喝酒;但是最恐怖的毒品,对家庭、人性影响太大,绝对不能去尝试。好在她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

  张静初是个很特别的女演员,她原来是学导演专业的,一入行就没有要做美丽女明星的念头。她看很多电影,看别人表演,她是有心要做个好演员,所以没什么顾虑,很大胆,什么都敢演。她演的阿芬,我是有信心让她在金像奖拿影后的。我现在有一个梦想,如果能有一部戏让张静初和张柏芝(张柏芝新闻张柏芝音乐张柏芝说吧)来一起演,我拍起来肯定很过瘾。因为一个是极端专注的(张静初),一个是极端不专注完全靠天分(张柏芝)。我觉得她们两个放在一起是很大的挑战。

  从未真正当过警察,一入行就被派做卧底。经过七年,成为毒枭昆哥最信任的人。在逐渐走近昆哥的过程中,开始理解和同情他的处境,并渐渐与对方产生了亲人般的感情。同时,同情吸毒的邻居阿芬和她的女儿,想帮对方戒毒,但未能成功。最后,阿芬死时的惨状让他下定决心一举捣毁昆哥的全盘生意。

  悬念:吴彦祖第三次和尔冬升合作,此番仍然只是表现合格。尔冬升预言过吴彦祖会成为周润发(周润发新闻周润发说吧)第二,那何时才能实现呢?

  导演解密:吴彦祖现在才33岁,刚刚步入成熟期,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他是香港工作态度最好的演员之一,很多导演都不会抗拒他。他很专心,不会乱拍戏。我回想当年周润发开始红的时候,跟吴彦祖现在差不多。当然,一个演员红要靠运气,等到一个好的角色。我自己当演员这么多年,没碰到过一个能让观众一辈子都记住的角色。吴彦祖现在演技上、语言上进步都很快,就缺少一个机会。他很聪明,懂得学习。我知道他马上要停下所有的工作几个月,去美国专门进修表演。他这种国际化的路子很多元,我觉得他是有实力成为第二个周润发的。

  从制毒工人做起,心思深沉,疑心重,最后成为垄断香港、台湾毒品市场的大毒枭。但生活低调,日子过得节俭,有妻儿,患严重糖尿病,遭遇一般中年男人遭遇的中年危机。经过多次考验和观察,认准阿力做自己的接班人,并准备把自己的小姨子嫁给他,自己打算逃到国外,过悠闲的下半生。但最后翻船,被阿力一手送进警局。进入警局后,自杀保全妻儿家产,在自杀时与阿力有一次面对面的对话。

  悬念:刘德华曾感叹:“现在这些电影找我来演,都是看中我刘德华背后的市场,而不是真正需要我这个人。”那《门徒》呢?刘德华不惜在片中染白头发扮老人,是否《门徒》会和以往的片子不一样?

  导演解密:他说的是真的。我们看中他的市场是事实。我尔冬升跟他合作,确实看中他的市场,但是他也看中了我的这个戏,这是双方的化学作用。其实我最早的剧本里,昆哥的年纪比刘德华本身更大,我想在他们之间建立一种父子关系。是刘德华主动来找我的,他知道我有这么一部戏,对这个角色很感兴趣。开始我还觉得他不是很适合演,不过后来跟陈可辛(陈可辛新闻陈可辛说吧)讨论,觉得可以将他跟吴彦祖变成兄弟的关系,在戏里只需要改几句对白,我们就可以得到一个很优秀的演员,也觉得很值得。

  阿芬的丈夫,绝对的反面角色。毒瘾深重,一直纠缠要离开自己的妻女。在找到她们后,让妻子试毒,让女儿传带毒品。在阿芬死后,古天乐被吴彦祖饰演的阿力算计,被警方抓获。古天乐为了演这个反面角色在形象上做了很大牺牲,每次出场脸上都是青肿的淤伤,一口发黄的哨牙,口齿不清,全无帅哥形象。

  悬念:尔冬升让古天乐从一个帅哥变成瘾君子,他本人接这个角色时没有犹豫吗?

  导演解密:我选古天乐来演,当然第一位的考虑还是市场。我也考虑了他的想法,我想他会很想来个大转变,所以我大胆把剧本给他看。没想到他比我还大胆,看了剧本两三天就决定要演,一点异议都没有,反而鼓励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听你的!所以我找了个戏剧老师帮他改变表演方式,因为吸毒的人是无暇顾及自己的仪态的,我希望他在身体语言上都要“堕落”。造型上肯定就要丑化他,太帅就很难跟吸毒者有联想,他也肯,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