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港片风云:黑帮入侵娱乐圈

点击:5 时间:2022-11-14

  1992年1月8日,《家有喜事》未经后制的毛片遭劫。当时有指,劫匪抢走毛片的目的是要向片商勒索,但幸而真正的底片并没有被劫走。彼时,尚处于商业鼎盛的香港电影,遭受着黑社会势力的不断迫害。震惊全港的蔡子明枪击事件和刘嘉玲被绑架事件都是在那段时间发生。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最终,1992年1月15日,香港演艺界发起了震惊世界的大游行——全港演艺界抗议影圈暴力行动。

  作为曾任职香港皇家警队,担任过刑事侦缉科警司的艺人陈欣健,拿着喇叭站在高位发言,痛斥警队的不作为现象:“警方回复我们‘你们不报案我们不能行动’,我们反问‘如果报案,你们会全面保护我们吗?’,但他们说‘我们不够人手,不能长期保护你们’,这说法正确吗?”

  一向冲在最前面的成龙大哥,犀利讽刺香港黑社会:“香港黑社会又不够日本山口组厉害,又不及黑手党厉害,人家也会拍戏,但是他们就很公正啊。说多少钱就多少钱,都按照游戏规则来,这些人却不是。”

  本土黑帮势力不讲武德之事,早已臭名昭著,不止成龙一人控诉。就连现实中的14k双花红棍陈惠敏都曾直言——拍戏可以,但香港的古惑仔多数不按规矩办事。

  周润发回忆被黑社会“欺负”的事,说道:“我试过有一次拍电影,被人扔玻璃瓶下来。他们根本不理会谁在楼下,没给保护费就扔东西。”早在1986年《英雄本色》问世以后,周润发便开始频繁遭遇黑社会骚扰。《秋天的童话》拍摄期间,就有古惑仔全程紧跟,并对张婉婷的导演工作指指点点。

  由于常年主演英雄片和黑帮片,其实发哥本身已受到相当一部分社团人士的喜爱和尊重,然而还是免不了遭遇骚扰和恐吓事件,其他艺人的生存环境可想而知。

  发哥指出,这个世界允许多元,但应该有规则:“不反对黑社会参与电影,但拍电影就要依照电影规则去做。这个社会可以容纳任何人做任何事,不过大家一定都要规规矩矩。”

  而导演徐克则更加旗帜鲜明地认为,这些脏东西不应该存在于文明社会:“每个人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东西,但如果用这样的手法,跟落后的社会有何分别?”

  星爷说:“我知道其实有很多麻烦,我三年前进电影圈,可能还没这么过分,现在真是越来越严重!所以现在逼不得已,逼到我们只能一起做些事才可以!”

  演艺界这次行动声势浩大,引起各方重视,以陈欣健、成龙等人为代表与警方开完会后,宣读声明——

  回忆起这次大游行,以及过往被黑社会人士迫害过的艺人,导演张坚庭透露:“当红演员比如张国荣、周润发、周星驰、成龙、张学友、郑裕玲……这些一线演员,九成都曾收到过电话或行为上的恐吓。”

  当时的华仔隔着澳门的大海发来控诉:“我在电影里面身手很好,但镜头之后我随时可能被人打死!”

  作为黑帮入侵娱乐圈的最大受害者之一,刘德华表示自己并没有太多直接面对黑社会的要挟,反而是他的经理人即艺能影业老板张国忠经常要面临这些恐吓:

  “我的经理人和公司受到的创伤很大,有人持枪到公司,要拿我的档期拍电影。结果就是我们报了警,但我还是接了那部戏。”根据华仔发声时间和地点,我们大致可以推算出,他被黑帮逼迫拍摄的电影,正是号称“香港教父”的黑帮片——《冲击!天子门生》。

  华仔:“还收到过一些无聊的恐吓,例如打电话去我家留下电话号码,说是我爸爸找我,其实那个电话是殡仪馆的号码。”“甚至我在无线录节目的时候,他们还会打电话到控制室,说‘刘德华千万不要出门,有人打你’。”

  刘德华指出当时已经拍下70部左右的电影,但其中有超过10部,是被逼接拍的:“没办法,我只能告诉自己,开心也是拍,不开心也是拍,唯有阿Q精神——可能这个剧本只有刘德华能救。如此说服自己开心一点去拍这部戏。”

  对于这些恶劣事件的原因,王晶分析:“我们当红演员红到外埠,会有很多外来人士给这些本土势力一些钱,然后达到要挟我们演员拍戏的目的。”

  知名制片人吴思远就觉得,香港的演员太少,每年产出150部电影,根本不够拍。

  他最担心的,还是恶势力横行,没有规矩地产出电影,会令电影质素下降,对香港电影业造成严重影响。

  最讽刺的是,很多有“背景”的人士,“从良”以后拍电影,竟然也会被曾经的同行后辈威胁。

  张坚庭对此作出生动比喻:“等于你是爸爸,生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突然拿刀威胁爸爸要钱,你生不生气?”

  大游行的源头,《家有喜事》的导演高志森回应:“这件事真的好震惊,(黑社会)打劫底片的时候还蒙住工作人员的嘴,用刀在他们脸旁挥,手法很暴力、很过分。”根据时间线索,联系彼时环境,我们不得不猜测《家有喜事》遭劫和另一事件联系紧密:早前黄百鸣和罗杰承合组东方影业,不久后二人反目,罗杰承另立永高影业。永高影业出品的电影并不算多,但你一定听过那部《醉生梦死之湾仔之虎》的幕后风云。

  对于电影人来说,这些底片胶卷无疑是他们的身家性命。黑社会此举严重踩过界,大家也是在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决定团结在一起,奋起反抗。

  而为了对抗黑社会的横行无忌,在成龙、梅艳芳、曾志伟等人的推动下,香港娱乐圈在1993年12月12日成立了香港演艺人协会。当时首届会长为许冠文,如今的会长是古天乐。

  然而,令人寒心的是,无论是反黑大游行的爆发,还是演艺人协会的成立,都没有改变黑社会入侵娱乐圈的乱象。三个月后,李连杰经纪人蔡子明在尖沙咀中心被枪手狙击,身中六枪死亡,震惊全港,演艺圈再次陷入腥风血雨。四个月后,梅艳芳在九龙塘饮酒,竟遭到黄朗维掌掴;20分钟后,湾仔之虎陈耀兴带领二百多人赶到现场晒马。

  十个月后,陈耀兴在澳门遭遇黑社会伏击,当场死亡。次日,黄朗维之兄黄朗辉宣称:对梅艳芳下达江湖格杀令。

  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多数人感到迷惘和无奈。而制片人麦当雄断言:“市场不景气时,这些人自然会退去。”

  果不其然,1993年,香港电影盛极而衰后,曾经扎堆来犯的黑社会势力一哄而散,再也不见往日喧嚣。

  香港电影,是否能够再创高峰?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香港电影人在辉煌过后的日子里,也终于远离了噩梦。一起从最坏的时代走过来,捱过诸多血泪和辛酸,最终铸就了香港演艺圈的情义和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