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洪门大佬”陈惠敏:最风光的时候整个尖沙咀都是我说了算

点击:4 时间:2022-11-14

  在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曾出现一大批享誉影视圈的黑帮电影,其中一些剧情直到现在依然为很多人所津津乐道。

  香港黑帮电影为什么好看?演出来的黑帮为什么显得那么真实?为什么现在的黑帮电影总是拍不出当年的味道?

  答案既不是香港演员天赋好也不是现在演员专业素质差,其中原因是当年的黑帮电影演员,许多都是本色出演。

  比如香港著名演员陈惠敏,他不仅在电影中是个狠角色,现实中更是一个黑帮大佬。

  喜欢看香港黑帮电影的人应该听说过14K,而陈惠敏是香港黑帮14K的三号人物,如假包换的江湖大佬。

  提到黑帮,内地人一般想到的是杀人越货无恶不作的犯罪团伙,但放眼世界,黑帮不仅仅是一个犯罪集团。

  黑帮成员的日常并非都是打打杀杀,人是复杂的,所以不要急着给陈惠敏贴上“坏人”的标签。

  某人曾说“江湖不是打打杀杀,而是人情世故”,黑帮有犯罪但也有正经的生意。

  能好好赚钱,他们也不会去过刀口舔血的日子,由于历史的原因,某些成立年代久远的黑帮有着正与邪的两面性。

  在政府社会治理能力越低下的地方它们越强大,在一些地区,黑帮几乎可以在政府权力影响之外自成一套社会体系。

  洪门组织结构比较松散,但是组织规模很庞大,在世界华人圈内影响很大,其势力曾强大到可以影响民族的历史走向。

  洪门传说是明末清初建立的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组织,但是随着时代变迁,洪门内部也发生分化,大多只是把帮会当作敛财的组织。

  清朝末年,孙中山曾远赴美国,在华人中募集捐款用于革命,他还为此加入了洪门组织。此后,洪门就和中国革命、孙中山的革命党产生了紧密联系。

  孙中山组织的一系列反清暴动中,帮会成员往往是战斗的中坚力量。蒋介石、陈果夫、陈立夫兄弟(中统创立者)等叱咤民国的名人都曾是黑帮一分子。

  孙中山在美国筹款时,和洪门下属分支“致公堂”联系紧密,这个组织负责人就是著名的司徒美堂。

  抗战爆发后,司徒美堂再次组织帮会成员募捐,支援国内抗日斗争。1937年至1945年间,共募捐1400万美元,由于积极抗日,司徒美堂还遭遇日本人囚禁。

  在新中国成立后,洪门的分支依然发挥了积极作用,比如司徒美堂的“致公堂”改组为中国致公党,现在依然活跃在人民政协系统,为革命和国家建设做贡献。

  14K的前身是活跃在广东一带的“洪门忠义会”,和致公党不同,当时的14K无论是政治立场还是行事风格都更像是我们说的黑恶势力。

  1949年大陆基本解放,中国社会治理能力增强,黑社会在大陆难以立足,14K成员开始向港澳台和东南亚转移。

  香港由于特殊的历史环境,黑帮在华人中占据着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根据港英政府的统计,曾经有三分之一的华人成年男性加入了黑帮。

  14K虽然是一个外来的黑帮,但是在香港发展迅速。经过多年经营,14K与“新义安”“和胜和”并称香港三大黑帮,鼎盛时期据说有十余万会员。

  除了香港,14K还进一步向境外扩张,如澳门、西欧、北美、东南亚、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与台湾、,美国华青帮,东南亚私会党等帮会组织关系密切。

  上世纪90年代,香港黑社会曾遭遇警方严厉打击,虽然14K损失惨重,但依然有几万成员,依然是香港数一数二的黑帮组织。

  而且其还被一众国际黑帮评为“中国最佳社团”,可见14K在香港生命力之顽强、在世界范围内影响之广泛。

  14K和其他的香港黑帮曾经控制了香港家禽批发市场、蔬菜批发市场、渔市场、翻版光碟市场等民生行业,染指香港娱乐圈。

  在三十年前的香港,不客气地说,如果黑帮大佬不高兴,香港人的生活都成问题。

  借着香港黑帮鼎盛的东风,陈惠敏也成为有着世界影响力的黑帮大佬,甚至可以号召整个洪门系列黑帮的成员。

  14K和新义安、和胜和并列为香港三大黑帮,但是各自的运行规则稍有不同,比如帮内高层的产生,各有各的传统特色。

  新义安原本由特务组建,得益于的行事风格,帮内领导人的产生拼的是血统,从首任老大开始就走世袭路线。

  和胜和是香港本土黑帮,得益于西方文化的熏陶,走的是“民主路线”,每两年或三年举行一次搞选举。

  14K的创始人死得早,没像新义安、和胜和那样定下权力交接的规矩,比起新义安与和胜和,14K产生大佬的方式就比较粗暴了。

  想当14K大佬方式也简单,就是谁能打架谁就能位居高位。14K曾经的掌门人胡须勇,当年加入组织时,堂主问他会什么,胡须勇只回答“我能打”三个字。

  陈惠敏不是14K老大,但是能在几万人的帮派中打到三号人物的位置,陈惠敏绝对有两把刷子。

  陈惠敏出生于1944年,17岁的时候加入14K,这里也不能说陈惠敏年纪轻轻加入黑帮是不学好。

  那时候的香港很乱,年轻人的出路并不多,加入黑帮能得到帮助、有点收入,还不怕被欺负。

  此时香港成年男性加入黑帮的比例虽然不及最高峰时的三分之一,但依然高得惊人。

  陈惠敏小时候爱好武术,练过“谭家三展拳”和拳击,所以身体壮实也很能打,非常符合14K的要求。

  黑帮为了自身的生存,会积极向不同行业渗透,也不知道是自己的选择还是受人指使,陈惠敏进入香港暴力机关工作。

  1965年,陈惠敏当了一名狱警,不久后转行加入香港警队(香港监狱警察和香港警队不是一个系统)。

  用陈惠敏自己的话说就是“黑帮是警察,警察是黑帮”,在这样的大环境里陈惠敏也没有成为圣人。

  由于职业关系,陈惠敏在监狱和警队的工作中接触了很多黑帮成员,并结下了密切的关系。

  穿着警服的陈惠敏并不是什么正义使者,他的主业还是为黑帮牟利,黑帮则投桃报李,定期给陈惠敏送钱。

  陈惠敏当“腐败警察”的那段时间赚了不少钱,这时距离香港廉政公署挂牌营业还有段时间,所以陈惠敏没赶上香港警员洗白的好时候(廉政公署不追究其成立前的腐败犯罪)。

  职业转变,陈慧敏的求生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靠着当警察时积累的黑社会人脉,失业后的陈惠敏很快就得到黑帮大佬的照拂。

  陈惠敏的拳头很硬,这是他在黑帮立足的最大倚仗。1972年时他代表香港参加东南亚拳赛赢得冠军,当时人称“拳有陈惠敏、腿有李小龙”。

  1983年时陈惠敏参加“世界精英搏击大赛”,年近四十的他依然强悍,在赛场上仅用35秒就KO了日本拳手森崎豪。

  靠着一双铁拳,陈惠敏打出了名堂,他最风光的时候,尖沙咀整条金巴利道都是他的,人称“陈惠敏街”。

  由于能打又受大佬们赏识,陈惠敏在14K内的职位直线上升,成为“双花红棍”。

  所谓“红棍”,一般是指黑帮中的金牌打手,常常由黑帮内武力很高的人担任。在经常需要打打杀杀的黑社会中,这是很高的职位和殊荣。

  而“双花红棍”就更特殊了,至少要得到两位帮派老大的支持才能取得这个名号。

  得到这个名号的陈惠敏,顺理成章地成为14K三号人物,不过陈惠敏的辉煌并没有就此停止,他开启了洗白之路。

  为了赚钱和洗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港黑帮纷纷涉足电影业,除了几家大型电影企业,黑帮几乎掌控全部香港电影业。

  从此陈惠敏开启了四十多年的演艺生涯,演了一百多部电影,还曾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主角提名。

  尤其是《古惑仔》系列电影热播的时候,很多小学生中学生觉得黑帮很帅,模仿着影视情节当起了街头混混,甚至搞团伙犯罪,以至于《古惑仔》都被禁播了。

  陈惠敏没受过什么演艺训练,他演戏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出演的角色大多是黑帮老大,在电影里他就是在演自己。

  走上了演艺道路,陈惠敏身上的黑帮印记不再那么凸显,后来便以演员身份为大众熟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从此金盆洗手,他在黑道里依然保持着巨大的影响力。

  1990年曾发生轰动香港的刘嘉玲被绑架案,当时几个黑社会马仔调戏刘嘉玲不成,怒而将其掳走,还拍了裸照。

  电影里的黑帮,有的是打打杀杀,有的是讲江湖义气为兄弟两肋插刀,当然更多的是犯罪。

  现实中的黑帮确实有见不得光的一面。比如香港黑帮曾经营黄赌毒、拐卖人口、组织走私和偷渡、勒索保护费、放高利贷、制造假币等,严重影响社会安定。

  但是时代在发展,黑帮也在变化,电影只是从特定角度展现了人们所想象的黑帮,暴力、义气、犯罪并不是黑帮的全部。

  当年由于种种原因,海外华人中的优秀分子纷纷加入海外黑帮,使得一部分黑帮组织转型为爱国社团,为祖国做出贡献。如今没有了革命的动力,黑帮依然在谋求转型。

  曾有一个描述日本黑帮山口组的笑话,大意是有人问山口组头目:如果遭到三合会(华人黑帮的统称)袭击怎么办?头目答:我想我们会报警。

  暴力只是黑帮求生存的一种方式,如果有更好的赚钱渠道,他们也愿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经历过刀口舔血日子的黑帮大佬们,深知黑社会生活的不易,更深知黑社会的罪孽有多么深重,所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很多大佬们和陈惠敏一样,努力洗白干起了正当生意。

  陈惠敏是14K的核心人物,在促进帮派转型中发挥了不小作用。他作为娱乐圈的大佬,带领不少年轻人脱离打打杀杀的日子,在新行业中找到谋生之道。

  一些著名的香港影视圈人物,比如向华强、向华胜兄弟,和陈惠敏一样都是黑帮大佬转型为娱乐业大咖。

  在转型过程中,由于历史的惯性,黑帮也曾做过过分的事情,比如派人持枪待在电影拍摄片场震慑演员,但是这些黑帮转型的大方向没有改变,就是洗白自己、像正常人那样合法地生活。

  当然,黑社会转型选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个时间点而不是更晚一点,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对社会治理能力的增强、警方对黑社会打击力度的加大。

  随着香港回归,警方对黑社会打击力度空前,大陆警方对黑社会向内地渗透行为十分警惕,使得黑社会活动范围严重受限。

  时至今日,在黑帮犯罪大大减少的当下,各地警方依然没有放松对黑帮的管控。2013年,香港黑帮人员曾在深圳举行一场“婚礼”,结果被深圳警方“搅了局”。

  由于怀疑黑帮借婚礼搞事,当时深圳警方派出350名荷枪实弹的警察冲入现场,每四个警察看管一张桌子的客人。

  警方撤离时,包括陈惠敏在内的200多人被抓。虽然陈惠敏没多久就被放了出来,但这件事透露的含义难免不会引发外界猜测。

  在巨大的压力下,即使偶有犯罪,不用警方出手,黑帮大佬们自己都会主动清理门户,而且清理的方式还是合法的。

  关于刘嘉玲被绑架案的后续,陈惠敏当时要求马仔们交出所有裸照,多年以后陈惠敏意外发现一个马仔家中竟然还私藏了一张,就报警了。

  如今陈惠敏隐退江湖多年,他经常对年轻人说“不要加入黑社会,会影响前途”,“现在讲的是文凭,讲的是爱国,讲的是以和为贵”。

  也许这是在见识了黑帮的黑暗之后才有的人生感悟,也许这是经历社会主义铁拳教育后才有的认识,但不管怎样,一个黑帮大佬能说出这样的话,本身就意味着黑帮的时代早就变了,我们年轻人为什么还不好好读书呢?

  2020年9月15日,据港媒报道,陈惠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患上肺癌,但庆幸的是发现时是肺癌初期,已经及时接受治疗。

  如今陈惠敏已经年近八旬,作为一个老人,我们应该能够祝福他晚年幸福;作为一个亦黑亦白的大佬,希望我们能学习他人生闪光的一部分,不重蹈前人覆辙。

  1.《司徒美堂:从洪门大佬到爱国侨领》;乐楚;《文史博览》2014年11期

  2.《香港黑社会组织的现状与趋向》;彭邦富;《公安大学学报》1996年02期

  3.《香港黑社会发展秘史:香江风云,黑色传奇》;武云溥;《国家人文历史》2013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