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门徒》幕后:从头皮到脚趾都是高潮张静初太入戏吓坏吴彦祖

点击:5 时间:2022-11-13

  “走歪路,是因为空虚,那到底是空虚可怕,还是走歪路可怕?”——门徒阿力对毒品的拷问,拉开了电影《门徒》的序幕。

  2006年5月,尔冬升执导的电影《门徒》开拍,影片集结了刘德华、吴彦祖、古天乐三大男神,还有张静初这位实力派加盟,看点不少。

  刘德华饰演的阿昆常年从事交易,但他表面上看与普通男人无异:疼爱老婆、烦恼大女儿的叛逆、对跟随自己的兄弟十分照顾;

  吴彦祖饰演的“阿力”是昆哥的得力助手,但他也是个卧底,可是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他又爱上了走歪路者阿芬。

  古天乐饰演的走歪路者,简直是一个行走着的“活死人”,他满口大黄牙,猥琐无赖,自己的女儿每次见到他都会大哭。

  古天乐的老婆阿芬(张静初饰),时时刻刻在毒品面前挣扎,却又无可奈何地被毒品拖入深渊,她注射毒品注射到血管都弹不起来的地步,直到最后暴毙时,她的尸体被一群老鼠啃食着……

  简单不代表肤浅,通过人物状态的深度刻画和几位演员极具张力的表演,再一次提醒了我们: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这部电影的幕后也有挺多有趣的故事,毒贩这个形象很不讨好的角色,竟然引来了古天乐与吴彦祖两位男神抢夺。

  张静初被老鼠啃噬的一幕是实拍,张静初本人不害怕,吴彦祖却不敢看,首映礼当晚刘德华看到这一幕也非常害怕,还借故跑去了厕所。

  《门徒》中的古天乐,形象与日常反差太大了,满身是纹身,满嘴大黄牙,眼圈乌黑,又带着金链子,一副又狠又贱的样子。在外摇尾乞怜,关起门来却耀武扬威,这幅老毒虫的嘴脸真是一见就讨厌。

  甚至在知道了老婆穷到没饭吃仍然拒绝嫖客时,他的反应居然是“你是不是傻啊,有钱不赚”,当发现吴彦祖对母女俩的照顾后,他的第一反应也是勒索这个“奸夫”。

  古天乐不仅在造型上花足心思,还为了角色减肥二十多磅。“拍的时候只是一心一意做好角色,我的角色是反面教材,告诉人毒品的祸害。”

  而在电影宣传的时候,吴彦祖竟然表示,自己看到剧本时,一开始不想演“阿力”,也是看中了古天乐的这个毒贩角色。“刚开始我对古天乐的角色有兴趣,因为自己是演员,演员就喜欢演不像自己的角色,我觉得走歪路的角色太好玩了!”

  古天乐也说从来没有看过自己这个样子,为了塑造好走歪路者的角色,他还在走歪路者群体中体验了好几天的生活。尽管牺牲了形象,但他觉得非常值得,因为戏中扮演女儿的小演员一见到他就大哭不止,说明角色塑造得非常成功。

  死去之后,无数的老鼠在阿芬身上爬,啃噬着她的尸体,没想到这一幕没有用替身,也不是假人,反而是完完全全的实拍。

  张静初在接受《非常静距离》专访时提到,拍摄当天,剧组超过一半人请假不敢去。

  她解释称,当天有几十只老鼠,远景的老鼠全是从地沟中抓来的,在近景中的老鼠是将人工养的小白鼠染成棕色。由于这个画面需要她张大着嘴巴,有小白鼠差点钻到她的嘴里。张静初坦言,自己并不怕老鼠,只是因为嘴巴张得很大,怕老鼠们钻进去。

  在现场看了拍摄过程的吴彦祖说,“当天有40多只老鼠,我以为自己不怕,但是看工作人员拿出来的时候就开始紧张,因为很多很多,在很脏的屋子里面走动。”

  首映礼当天,当现场播映这场张静初被老鼠咬的戏份,出名怕老鼠的主演刘德华也突然离座上厕所,问华仔是否怕看老鼠戏时,他还死撑说,不是,笑言是上天对他好,因为他并不知道有这场戏的,只是刚巧急尿,才去了厕所。

  随后华仔才承认是真的非常怕老鼠,不管有多少钱给他,他也不能跟老鼠合作拍戏。

  因为她饰演一位重度毒瘾者,接到角色后,张静初在进组前半年就接触瘾君子深入了解,甚至还和尔冬升说过想真的去尝试一下走歪路来了解角色。还好尔冬升及时阻止了她,尔冬升说:“我们只是拍戏,没这个必要,难道拍太空电影,也要上一次月球吗?”

  不过,拍摄过程中张静初的状态还是让尔冬升非常担心。“她用了最笨的方法,就是自我催眠,她非常投入。我觉得她拍戏的时候很累,每天把负面的情绪维持着,我也是演员出身,我看到的这样情形比较关心,我拍完不给她走,会跟她聊天,希望她不要把负面情绪带回家。”

  吴彦祖也说,看到张静初的疯魔状态觉得很恐怖。“因为走歪路的人,他们High的时候状况是非常可怕的,我看到她的这种状态,有时候也害怕她在里面出不来。”

  确实,张静初在这部片的表现非常出色,她走歪路之后飘飘欲仙的演绎也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配合上出租屋那种逼仄阴暗的空间,最终呈现出生不如死的感觉。

  尔冬升也称赞她,实力配得上A级演员。在第27届金像奖颁奖典礼上,刘德华凭借出色演绎拿下了最佳男配角,可惜的是,古天乐并未获奖,张静初也输给了斯琴高娃(《姨妈的后现代生活》),与金像奖影后擦身而过。

  门徒的动作戏不多,但是一场廖启智饰演的海关为了邀功,把手伸进门毒品加工厂大门的窟窿试图开门,结果手被卡住了,还被毒贩用铁锤把手活生生敲断的一幕,十分残忍,不少观众是捂着眼睛看完的。

  原来,当时拍摄的原剧本并不是这样,钱嘉乐接受采访时说到,导演尔冬升原来构思的是,智叔伸手去开门,被毒贩一刀砍断了手掌。

  但是他从动作设计的方式出发去思考:砍断了手掌只是痛一下,观众刚刚想感受那种痛楚就结束了,不够过瘾。所以,他从动作设计的角度,改为用铁锤打,打得过瘾,演员又有表演的空间,让观众深刻感受到了那种被铁锤敲击的痛苦。

  《门徒》的动作戏比较简单,没有飞车、爆炸等大场面,但几场追逐戏、跳楼戏、捕捉毒贩的戏都拍得非常真实而用心。动作设计钱嘉乐更注重的是,想通过这些设计,去展现小人物饱受命运折磨的无助感。

  尽管已经过去13年,但现在回看,《门徒》依然是一部难得的写实作品,它生动刻画了埋藏在毒品背后的故事,并一点一点地深入骨髓。

  当看到张静初“从头皮到脚趾都是高潮”的那一幕,没错,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恐怖!

  电影对人性的刻画也十分饱满,作为一部另类的主旋律作品,它时刻传达着那八个字:珍爱生命,远离毒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