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段永平门徒”的快与慢

点击:6 时间:2022-11-13

  李杰不算出名,但一贴上“段永平门徒”的标签,会经常被置于聚光灯下;他创业的赛道拥挤饱和,但提起极兔速递的发展,又常被作为研究对象。

  2015年,OPPO印尼创始人、前任CEO李杰在印尼创办了极兔速递。2020年,极兔速递才姗姗来迟进入中国市场。入场晚,在竞对几乎无视其存在时,却搅动了原本严丝合缝的快递市场。仅用一年时间,极兔就达到日均2000万单。这一目标,申通花了16年,圆通花了18年。

  2021年10月份,极兔速递更是上演了一场后来居上的戏码,斥资68亿元收购了老玩家百世快递。据华创证券测算,极兔速递与百世快递整合完成后,日均订单量将达到4000万~5000万,在中国快递市场拿下15.4%的市场份额。更有象征意义的是,此次收购完成后,极兔不再仅与拼多多捆绑,也首次进入到阿里体系。

  3月9日,根据极兔国际官方微信订阅号公布的消息,“极兔国际正在对接亚马逊后台承运商服务中”,“计划开通的站点有阿联酋、墨西哥、美国、加拿大、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

  不过,3月15日《中国企业家》再次查询该订阅号时,这条消息已被删除。不管是哪种原因删除了这则信息,都无法掩饰极兔对全球快递市场的野心。

  就在半个多月前,极兔宣布正式进驻拉丁美洲市场,并在墨西哥起网运营,墨西哥版本的极兔速递APP将上线日,极兔宣布正式在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两国起网运营快递,现已在当地建立全国性的自有配送网络和本地化的仓储系统。

  这家成立不到7年、起家于印尼的公司,作为后来者开始了一场全新的海外赛跑。极兔官网显示,极兔速递的快递网络已经覆盖了中国、印尼、越南、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柬埔寨、新加坡、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和墨西哥11个国家,覆盖全球超过20亿人口。

  “此次极兔进入亚马逊后台是必然,因为京东、淘宝已经有固定的合作伙伴,极兔需要一个大型的电商业务资源来合作,刚好亚马逊相对市场更为广泛。”某全球物流公司的运营总监徐阳告诉《中国企业家》。

  仅2021年,极兔速递便完成了三轮融资:2021年4月,极兔速递获得了一笔18亿美元的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5.8亿美元,红杉资本和高瓴跟投;2021年8月完成一笔计划额度2.5亿美元的融资;2021年11月,极兔速递又完成了17.35亿美元C1轮融资。

  经历三轮融资后,极兔的估值接近200亿美元,约合1260亿元人民币,成为菜鸟网络外,第二个估值超过千亿的物流公司。

  此前,业内还传出“ 字节跳动已完成对极兔速递的投资”的消息,但从极兔的海外布局来看,这只“兔子”的野心并不是想成为字节跳动的“菜鸟”,它对标的更像业务遍布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UPS。

  打开微博在搜索框输入“极兔”,大部分都是对极兔的投诉和吐槽。《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极兔有的快件被耽搁近一个月,最终被原路退回,极兔客服解释极兔变龟速的原因是:融合。2021年10月,极兔宣布68亿元收购百世快递,这场收购带来的整合明显影响了极兔的“速度”。

  可能让极兔更难受的是,这场并购也给了竞对机会。3月9日,圆通速递公告称,2022年1至2月,公司实现快递业务完成量22.97亿票,同比增长27.81%。《财新数据通》分析推算其业务量增速领先行业9个百分点,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极兔整合百世过程中带来的“件量溢出”。

  兔子总会“打洞”,凿出新空间。但这只“兔子”也因为低价、整合等问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争议和挑战。同时,没有打不完的子弹,即便是会打洞的兔子,也不例外。

  在2021年3月举行的顺丰2020年财报沟通会上,顺丰一名高管反思:“虽然我们头部企业占领了整个市场80%的份额,但是当低价同行进入之后,市场份额守不住。这意味着单靠规模做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规模再大也守不住市场。这是我们战略角度看到非常深刻的教训。”

  事实上,李杰带给人们的故事似曾相识。同被称为“段永平门徒”的黄峥,在2015年9月创立拼多多,此时阿里巴巴电商业务全年GMV接近3万亿元,京东将近5000亿元。但在与两家“巨人”的角力中,黄峥借着低价策略创造了最快电商平台发展纪录,用三年时间将拼多多带上纳斯达克。2020年年底,拼多多市值一跃超过京东。

  “拼多多和极兔的打法很像,都抓到了一个痛点去打,那就是便宜。”某电商企业创始人江薇薇评价道,“极兔入场时,快递业已经是红海中的红海,是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时候了。”

  在红海中淘金总需要一些段式勇气。段永平一直提倡“敢为天下后,后中争先”,意为在本来拥挤的市场中,并非尝鲜者,而是等到研究透市场后再入局,从而一举超过竞争对手。

  “我们一定要先看看市场,再看看竞争对手。当我们觉得自己有实力、有能力,并且可以打败竞争对手以后再进入,然后才可以将它做到最好,树立起自己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争取到相应的市场份额。” 段永平曾分享。

  “OPPO去印尼的时候,那边还没有快递,只能自己建。”一位印尼OPPO代理商告诉《中国企业家》。印尼是OPPO进军海外的第一站。2013年,不懂英语的李杰在拿到护照后三天便前往印尼,他的任务是为OPPO开耕一片荒芜之地。OPPO在印尼第一年实现了占有率做到7%。到了2015年,这个数字提升到20%。

  当时,印尼主要的电商平台包括被阿里巴巴收购的Lazada和阿里投资的Tokopedia。在OPPO进入印尼的2013年,电商在印尼占总零售的份额仅为0.5%,且发展缓慢。即便到了极兔成立的2015年,印尼线%。而作为电商的天然基础设施,快递产业更是处于萌芽期。

  李杰深刻感受到,印尼物流运输效率极低,也发现了其中的创业机会。2015年,在OPPO R7 印尼发布会上,李杰对外公布,自己将卸下OPPO印尼CEO职位,投身新事业——J&T Express(极兔速递)。

  “现在,Ov(OPPO、vivo)在整个印尼差不多有2万个销售点。”根据IDC的数据,OPPO、vivo共占据了印尼智能手机市场40%以上的市场份额。印尼智能手机年销售量已超6000万台,这意味着仅Ov两家企业在印尼的销量就能达到2400万台以上。背靠Ov的极兔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实际上,极兔和Ov都是一个体系的。”江薇薇说,“ 极兔其实就是在Ov配送的体系上面长出来的,本来他们就需要配送手机这样高客单价的商品,顺带做了一个物流体系出来,在逻辑上面是成立的。”

  “Ov在东南亚下沉得非常厉害,两条马路交界的一个小镇上,你在十字路口都能看到Ov的广告。2017年,我了解到极兔就已经能做到年七八亿的单量了。”江薇薇将J&T在印尼的发展一方面归因于Ov强大的经销商网络,另一方面,她认为极兔赶上了印尼电商发展的机遇:“那个时候整个东南亚的电商渗透很低,快递系统从无到有。”

  2016年,印尼总统佐科提出大力发展电商的政策路线。目前,印尼电商的市场规模正在翻倍增长,数据显示,印尼的电子商务市场在 2020 年的GMV规模超过 300 亿美元,预计到 2025 年将达到 830 亿美元。

  “现在在印尼,J&T和1990年就成立的本土物流公司JNE是差不多大的,是当地最大的两大物流。J&T运个手机从首都到省会到门店,运费空运差不多要20~30元一单,海运便宜,差不多2~3元。”上述OPPO代理商透露,“和国内对时效的要求不同,现在印尼的客户还是能接受订货后5天到。”

  2019年3月,龙邦快递CEO饶国荣发文称:“前年龙邦的发展也遇到了资金困扰,但所幸的是去年5月引入了携带百亿资金进入中国开拓快递网络、快运网络的投资集团。”

  没人能想到,收购方是一只出生在东南亚的“兔子”,而且这只“兔子”有着狮子一般的野心。2019年9月极兔通过收购,“借壳”龙邦快递拿到许可证。很快,极兔在中国复制东南亚模式,把中国OPPO经销商转化为极兔的加盟商。

  《棱镜》报道,早期极兔90%以上的单量来自拼多多,对于下沉市场也十分关注,巧妙地选择了低线城市作为突破口,又由于李杰与黄峥两人都与段永平渊源不浅,市面上关于拼多多与极兔的关系出现质疑声,有人认为拼多多与极兔有协同关系。

  在种种猜测持续一年后,2021年4月拼多多在商家版APP发布声明,澄清与极兔无特殊合作、无投资关系。的确,从市场角度来说,补贴与低价才是极兔席卷市场的核心原因。极兔起网后,不仅接入拼多多,还接入了当当网、苏宁、有赞等11家电商平台。如今通过收购百世,极兔正式进入阿里菜鸟体系。

  “极兔的打法和拼多多很像,一套打到最低价,不考虑盈利的方式。在江西某个地级市,他们的价格基本上在1块5左右,但是极兔基本上都是1块2,如果一天发100万件,这个数字很吓人的,低三毛钱一天就便宜几十万。”江薇薇举例说。

  据《晚点LatePost》消息,2021年“618”期间,极兔的日单量一度突破3000万单。此后,极兔的日单量有所回落,目前稳定在了2200万到2500万单之间。业内广为流传的说法是,10个月的时间,极兔补贴损失达到200亿元。而李杰,在这场价格战开始前便做好了心理准备,他曾告诉加盟商,两年内不挣钱。

  “极兔进入国内市场,走的是价格亲民路线,目的是抢占市场份额,包括低价路线探底后转为并购也是同样的目的,总量达到后,可以调整整合的资源就多,就像老话说的‘量变引起质变’,当然这里面需要极兔苦练内部对资源整合的内功。”徐阳说。

  极兔速递成了搅动快递行业的一条鲶鱼,带起了快递行业的低价风潮。华泰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物流行业平均单价从2010年的24.57元/件下降至2020年的10.55元/件,2021年1月持续下降至10.21元/件。2020年,快递行业单票收入降幅达到10%,通达系、百世、顺丰单票收入降幅平均在20%~30%,但快递行业单位成本的降幅基本只能维系在10%~20%。

  最终,这场流血比拼以义乌邮政局因低价倾销向极兔和百世开出了罚单结束。浙江省政府通过的《浙江省快递业促进条例》,规定快递经营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提供快递服务,平台型快递经营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限制其他快递经营者进入。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先把大家的利润全部扯下来。既然极兔要这么蛮干,虽然原来那些老板已经上岸了,也是靠蛮干起家的,真正放下身价去打烂仗,谁能打赢谁还说不准。”一名快递从业者说道。

  2021年7月,壹米滴答宣布与上海汇森智联速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森”)达成战略投资合作。汇森旗下手握汇森、汇霖丰通、壹米滴答、优速四个品牌,其创始人正是饶国荣。值得一提的是,汇森的背后也有极兔的身影:汇森旗下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同时担任天津彬珊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监事,而天津彬珊的法定代表人同时任极兔国际的监事以及步步高置业旗下公司高管。至此,依靠资本大举收购和低价补贴后,极兔逐渐在国内构建了其版图。

  目前,极兔的仓配远远比不上顺丰、京东、中通等多年深耕的竞争对手,虎嗅曾报道,“双11”压力大时,极兔因为物流用地问题搬了好几次家,租地、涨价、搬家成本都很高。此外,经过收购百世等一通操作后,极兔急需对公司旗下数万个网点进行整合,难度也不小。

  再看看海外,极兔虽然也是雄心勃勃,但事实上,国内物流之战胶着,众多国内物流巨头也开始瞄准海外。2021年三季度末,顺丰完成了对香港上市公司嘉里物流的收购;菜鸟更是被张勇视为阿里海外战略的基础建设项目。这么来看,海外这场仗,对于极兔来说也并不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