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娱乐平台

改变战局的 “火炬行动”耶稣十二门徒助力盟军登陆北非

点击:10 时间:2022-11-08

  本文所回顾的这段二战往事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请从历史与现实的角度进行深入理性阅读,切莫误解。

  笔者无意于激发、引导各种不良情绪;更无意于影响、重构读者朋友们的心理认知。

  既然是历史,那么其中必然蕴含着成功的经验,同时也免不了存在一些需要反思的问题,各位朋友见仁见智吧。

  翻开已经走过了二十年的二十一世纪当代史,朋友们不难发现,在我们眼前徐徐打开的就是一幅风浪迭起、惊心动魄、变化莫测的国际斗争全景图。

  世界强国一方面纵横捭阖,寻找伙伴,建立同盟,另一方面又为在全球范围争夺战略主动权而展开了激烈的角逐。

  而 “秘密战”——间谍战也必然会被历史的画笔细细地涂抹在这幅全景图的每一处阴影里……

  在众人眼里,他们可以是衣冠楚楚的达官、贵人,浓妆艳抹的名花、名流,深得宠信的总裁、高管,忠于职守的白领、雇员,著名报刊的总编、记者,忙于赚钱的自媒、公知……

  他们采取各种方式打入军队、国家机关、科研试验场所和其他重要机要部门,装出一副忠诚可靠的“自己人”的面孔;

  他们凭着以假乱真的化装术、巧舌如簧的蛊惑术、来去迅速的通关术、五花八门的金钱术,不露声色地从事一系列阴谋活动。

  他们相信耶稣是圣经旧约先知们预言的救世主弥赛亚,并跟从他,传播天国的福音。

  但是,本文所言及的“耶稣十二门徒”,却是二战期间,美国海军情报部、陆军情报部在国务院协助下,从驻北非法语国家主要城市的外交官员中精心挑选出来的从事间谍活动的十二名副领事。

  他们分别驻于阿尔及利亚的首都阿尔及尔和主要城市奥兰、突尼斯的首都突尼斯、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等地。

  说起来也许叫人难以相信,在这时,美国陆军情报部对于北非的情况竟然处于茫然无知的状态。

  并且一位情报官还傻乎乎地向需求部门提出了“阿尔及利亚与赤道法语国家难道不是一回事?”的疑问。

  陆军情报部的一位专家奉命分析利比亚的供水情况,他在资料室里找了半天,只找到一个很薄的文件夹,里面夹着“一份20年前的电报,一篇报纸副刊上的文章,题目是《饥渴的沙漠》;还有一份旅游宣传材料,印着沙漠和几棵椰子树的照片。这就是相关的全部资料……”

  朋友们可以设身处地去想一想,就凭这几件资料来考虑供水方案,咱有那份勇气和胆量实施“火炬行动”没有。

  “如果怕狼,就别待在森林里!”,这是美国情报协调局(后演变成战略情报局)局长威廉·约瑟夫·多诺万的名言。

  形势的严峻程度已经大大超出之前的预料,罗斯福迅速做出决定,成立美国情报协调局,由多诺万任局长。

  一帮手下面面相觑,快一年了,一年里几乎他们所有的行动都围绕“火炬行动”,凡是跟这个行动沾边的,头儿就特别地紧张和兴奋。

  特别是到了今年秋天,多诺万简直是高度紧张,任务越派越多,要求越来越细,给的时间越来越紧。

  刚刚收到北非传来的消息,海边的一支德国军队有调动的迹象,他立刻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查明它的意图和动向,写出一份详尽的分析报告。

  多诺万也知道大家的心思,在散会之前,他再一次清楚地强调:“先生们,我们的整个未来将取决于这个计划的结果,所以,请务必绝对保证我们情报的准确性和机密性!”

  这的年6月13日,在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多诺万的联合建议下,罗斯福下令将情报协调局与军方情报力量结合,成立美国战略情报局(OSS),多诺万任局长。

  它的正式工作是破坏、谍报、反间谍和部署、实施秘密行动——这些工作成为后来中央情报局的基本行动范围。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一次北非计划的结果,直接关系到新成立的战略情报局的命运。

  去年,多诺万委派的北非计划负责人是“一战”英雄、海军陆战队上校威廉·埃迪。

  他所领导的间谍网,其主要成员就是前文说过的与国务院共同挑选出的“耶稣十二门徒”。

  “门徒”们经常利用在港口活动或者在赌场消遣的机会,与德国军官、意大利军官、告密者、高级妓女厮混,以便搜集轴心国的各种情报,为美英占领北非提供作战需要的情况。

  驻北非的美国领事馆其他官员不知道他们的底细,抱怨他们游手好闲,不干正事。

  而驻北非的德国人开始也曾注意过他们的行动,怀疑他们可能是盟国的间谍,但后来经过“认真观察”,发现“他们的兴趣主要在于泡舞厅、下餐馆、玩女人上”,于是认为,这批人即使是间谍,也是选错了的没用的间谍,不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

  不过,给德国人带来的“麻烦”眼前确实难以发现,因为“耶稣十二门徒”的间谍活动是极其隐蔽的。

  有的“门徒”在社交场合与维希政权的人频繁交往,很快摸清了德国驻北非各种机构的情况……

  而且他们建立了由情报员和无线电发报员组成的秘密间谍网,当美英正式决定进攻北非后,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埃迪用这些金钱,通过“耶稣十二门徒”的物色、考察,又收买了一批间谍,在已有的地下组织的基础上又建立并扩大了的间谍网。

  美国战略情报局的库恩和布朗还争取了当地一些政界、宗教界的头面人物,比如摩洛哥沿海山区里夫部落的首领塔塞尔斯、摩尔人宗教领袖斯特林斯等。

  在卡萨布兰卡经营毛皮的布朗在里夫部落首领的配合下,则利用走私渠道,将英国军火库的武器、弹药秘密运到了丹吉尔和卡萨布兰卡。

  就是西班牙内战时期留下的一批手榴弹,也被伪装成走私的茶叶和食糖,用骡子从沿海山区运到了摩洛哥的预定地点。

  埃迪作风冷酷,热衷于非传统的隐蔽手段。他一直主张暗杀干掉德国驻北非某些机构的领导人,因为他们可能是盖世太保成员;

  领航长大声喊叫,竭力挣扎,美国间谍就用毛巾堵住他的嘴,捆紧其双手,把他塞在汽车尾部的行李箱中。

  在埃迪的率领下,“耶稣十二门徒”还有许多邪门的行动计划,比如,曾打算派非洲黑人在纳粹官员的饮料中放安眠药等等。

  埃迪的间谍网提供了大量有关北非海岸的防御工事和法军军力的情报,使“火炬行动”的盟国北非远征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得以对作战条件有全面深刻的了解。

  1942年8月,埃迪赶到英国伦敦,向盟军领导人汇报了他们在北非所获知的各种有价值的情报。

  埃迪虽然因过去负过伤走路有些瘸,但介绍起北非防御情况时却滔滔不绝、神采飞扬,颇有将帅风度。

  盟军领导人对埃迪及其领导的“耶稣十二门徒”的情报工作表示满意之后,又提出了进一步散布假情报的任务。

  他们认为,进攻北非的盟军远征军行动规模很大,10多万大军,大量给养和装备,还有一支不小的舰队,这样进攻北非,要想保守秘密实在很困难。

  在美国战略情报局的组织下,北非的间谍们就广传谣言,说远征军将去西非的达卡尔,那儿离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约1500英里;

  于是,德国人误认为盟军没有力量攻占北非,派出专门的空中力量紧盯“开往马耳他的舰队”。

  希特勒半天没回过劲来,在此之前,他的军官没有任何人向他提过敌人会有类似的移动意图。

  在他睡觉前不久,还有人向他报告这支盟军可能的动向,但是,没有提到法属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

  战略情报局乘机指挥法国地下组织举行暴动,埃迪的特工则为登陆的盟军提供地图、带路、介绍重要的设防情况和要塞位置。

  此时7架德国中队的飞机还在几百英里外的邦角半岛上空盘旋,苦苦追赶“开往马耳他的舰队”。

  1943年5月13日,德意联军阿尼姆上将和梅塞元帅相继向盟军投降,约10万德军、15万意军被俘,只有633人从海上逃走。

  盟军在北非的胜利,使地中海航道从此畅通,为下一步通过西西里岛重返欧洲创造了条件。

  大家都很清楚,北非“耶稣十二门徒”们的间谍活动,是此期间盟军减少伤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当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后,间谍活动就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而存在,这早已为世人所知。

  实际上,翻开任何一部史书,如果我们稍加留意,就不难看到间谍活动和斗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战争之一。

  特别在当下,国与国之间的外交往来,政治磋商、贸易洽谈、文化交流和学术探讨等等交往非常频繁,并在交往中求得生存和发展。

  而那些代表国家实力的核心人物之间的相互拜谒访问,就像随风摇摆的橄榄枝一样,在世界这个偌大的园林中争俏。

  一些国家的间谍情报人员,就利用这种开放、交往的天赐良机,隐蔽在橄榄枝的阴影中,窥探着每一个存有秘密的角落,施展谋略和才智,搜集无所不包的情报,窃取各种各样的秘密,从而掀起了一场规模庞大、角逐激烈的当代国际间谍战。

  这场间谍战,其队伍之庞大,机构之严密,投资之巨大,涉及领域之广泛,技术手段之先进,都不亚于真枪实弹的战争。

  只有懂得窃密与反窃密斗争的尖锐性和复杂性,从而提高我们提高保密意识的责任感和自觉性,更好地对付那些危害我国国家安全的各种间谍活动,保护我们的国家秘密不受侵害,维护国家的利益,使我们的国家长治久安,才能为我们的美好生活提供良好的保障。